首页 专栏文章 版权案例 侵权案例│“兽爪及”包装图案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
著作权 侵权纠纷

侵权案例│“兽爪及”包装图案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

卖炭翁 发布于 版权案例 13 天前发布

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个人或单位主体严禁转载、复制。

著作权侵权案件(十六)

原告某能量公司因被告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肖某某、深圳某贸易公司、中山某汽配公司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本案中,涉案“”兽爪及“”怪物能量四组包装图案,某能量公司提供作品登记证书、美国版权登记证及变更登记证、《版权转让确认书》、设计稿件、产品图片、企业变更证明等证据用以证明其享有著作权,上述证据已经履行公证、认证手续,在没有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可以证明某能量公司为上述图案的权利人,著作权作品应当受法律保护。

涉案的“”“”图案或以绘画,或以书法等方式塑造出有其独特审美意义的造型艺术表达,符合最低限度创造性的要求,应认定为美术作品。一审法院认为“”不具美感和独创性,不构成美术作品存在错误,二审法院予以纠正;

被告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未经许可在其生产、销售的手套上使用“”“”作品,中山某汽配公司未经许可在其生产、销售的投射灯产品包装衬纸上使用“”作品,深圳某贸易公司销售上述产品,均已构成对某能量公司相关涉案作品著作权的侵害。

一审法院认为中山某汽配公司未经许可在其生产、销售的投射灯包装衬纸上使用“”作品是属于商标使用且系表示商品用途的指示性使用,不构成侵权的问题,二审法院审理查明认为一审法院对此认定有误,予以纠正。

最终经过一审法院审理作出以下判决:一、撤销广东省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2018)粤2072民初4674号民事判决;二、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害某能量公司“”“”作品的手套;三、中山某汽配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害某能量公司“”作品的投射灯;四、深圳某贸易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立即停止销售侵害某能量公司“”“”作品的手套、投射灯;五、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7日内向某能量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而支出的合理费用;六、中山某汽配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7日内向某能量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而支出的合理费用;七、深圳某贸易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7日内向某能量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而支出的合理费用;八、肖某某对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的上述第五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法院查明具体事实如下:
汉森饮料公司(HansenBeverageCompany)是美国特拉华州企业,成立于1992年6月8日,2012年1月5日变更为某能量公司。国作登字-2013-F-00101464号作品登记证书载明原版兽爪设计图“”为美术作品,作者、著作权人均为某能量公司,首次发表时间为2002年3月27日,登记日期为2013年8月23日。国作登字-2016-F-00304073号作品登记证书载明“”怪物能量四组包装为美术作品,作者为某能量公司、麦克林设计公司(MCLEANDESIGNINC.),著作权人为某能量公司,首次发表时间为2004年1月1日,登记日期为2016年8月15日。
名称为:Stylizedclawwithjaggededges(originalversion)[魔爪设计图(原版)]于2011年10月11日在美国版权局登记,登记号为VA1-789-900,作品完成年份2002年,首次发表日期2002年3月27日发表于美国,属2-D美术作品,作者分别为汉森饮料公司、McLeanDesign,是职务作品,版权申请人为汉森饮料公司,转让声明为书面协议。2013年3月4日作品在美国版权局补充登记,所有人已变更为某能量公司。魔爪设计定稿之前的标识设计草稿的副本,每页均含有注明“2002”的版权声明。McLeanDesign、IanMcLean在版权转让确认书上确认将涉案作品版权转让给某能量公司。
山东省青岛市崂山公证处出具(2016)青崂山证经字第946号公证书记载:受某能量公司委托,管言娥于2016年8月18日到该处申请证据保全。当日,在公证员李森与公证处工作人员曹冠丽监督下,管言娥使用该处的计算机登陆天猫网页,搜索“必胜道车品专营店”,其经营者营业执照信息显示为深圳某贸易公司,其中一款摩托车改装灯饰投射灯标志灯12V射灯LED投影灯(鬼爪款)售价25.8元,总销量1466,累计评价675,库存28,投射的图形中有“”;一款鬼爪男士机车骑行防摔赛车手套售价23元至26元,总销量18584,累计评价9831,库存3138;还有一款鬼爪越野车骑行半指手套售价18.9元,总销量746,累计评价328,库存1665;一款鬼爪全指防摔赛车手套售价82元,总销量30,累计评价17,库存82。产品宣传中均有“”图案。管言娥对上述产品各购买数量1。该处(2016)青崂山证经字第947号公证书记载:2016年8月25日,公证员李森与公证处工作人员白玉洁对管言娥签收快递的实物进行拆解并拍照,并对物品清点、检货后把物品封存。该处(2016)青崂山证经字第948号公证书记载:2016年8月31日10:17当日,在公证员李森与公证处工作人员曹冠丽监督下,管言娥使用该处的计算机登陆天猫网页其账户订单的物流情况,显示上述四件产品于2016年8月25日14:50签收。
经庭审查验,公证购买实物的封条及印签清晰、完整,外包装为当当网包装箱。打开包装箱,内有手套3双、投射灯1个、发票1张、售后服务卡1张、单据1张。其中2双半指手套、1双全指手套均附带合格证,合格证标注中山市宏旭日用制品有限公司及地址,手套上有“”“”。投射灯包装的衬纸标注JC-309鬼爪、JCAA+图形+金成奥安、在英文“Scopeofapplication:Applocationofelectricvehicles.Motorcyclesandothervehiclesrefittedheadlightlamp”下有、HONDA、SUZUKI、骷髅头、蝙蝠5个标识共同排列,贴有标注厂名中山市帝光汽配有限公司及厂址小榄镇泰丰工业大道南36号、网址wishengdao.1688.com,该网站庭审时无法登陆。发票产品为摩托车用品,金额164.70元,加盖深圳某贸易公司公章。
北京市长安公证处出具(2015)京长安内经证字第12899号公证书记载:受鸿鹄知识产权代理(北京)有限公司委托,王书悦于2015年5月14日到该处申请证据保全。当日,在公证员安婧与公证处工作人员蒿梓德监督下,王书悦使用该处的计算机登陆央视网,搜索“X-GAMES”,参赛选手帽子上有魔爪标识;搜索“DAKARRALLY”“MOTOGP”“F1”,参赛车辆及选手头盔上有标识;搜索部分参赛选手比赛照片,其头盔、帽子、衣服上有标识。
北京市长安公证处出具(2015)京长安内经证字第3312号公证书记载:受北京罗杰律师事务所委托,高月于2015年2月16日到该处申请证据保全。当日,在公证员安婧与公证处工作人员崔燕萍监督下,高月使用该处的计算机登陆WDS世界汽车飘移系列赛官网,参赛车辆及选手头盔上有标识,另有该赛事的介绍及赛程。
海南省海口市琼崖公证处出具(2015)琼崖证字第8166号公证书记载:受赵琳委托,王书悦于2015年10月16日到该处申请证据保全。2015年10月17日,公证员宋湘湘、公证处工作人员苏红英与王书悦来到海南省海口市××××××××展位,对现场摆设的罐装饮料拍照保全。饮料上有“魔爪+MONSTER+ENERGY”标识。该处(2015)琼崖证字第8167号公证书记载:对上述公证书现场另行拍摄展位摆设、宣传情况进行拍摄,MONSTERENERGY公司展位头盔、包装袋、衣服有“魔爪+MONSTER+ENERGY”标识。
2015年6月8日在国家图书馆科技查新中心查询《BusinessWeek》(商业周刊),其中1999年5月31日的评选“1999年快速发展的公司”中,根据标准普尔公司数据,HANSENNATURAL排名第77位;2006年6月5日,HANSENNATURAL在该杂志的类似评比中排名第2位;2008年6月9日的评选“快速发展的公司50强”中,HANSENNATURAL排名第1位,并描述该公司知名的“怪物”能量饮料;
查询《FORTUNE》(财富)杂志,其中2006年9月18日、2007年9月17日“100家发展最快的公司”HANSENNATURAL排名均第2,备注:以“怪物”能量饮料获得消费者好评;2008年降为13位。
查询《Forbes》(福布斯)杂志,其中2000年10月30日“最佳小型企业200强”HANSENNATURAL排名均第106,2004年第56,2006年排名第2,并介绍HANSENNATURAL系一个1930年创建的果汁公司,新型能量饮料被称为可卡因,是添加了咖啡因的调和物;2014年“全球最具创新力企业100强”评比,MONSTERBEVERAGE排第15,备注可口可乐公司以20亿美元购买了17%的股权。
查询2003年6月3日《THEWALLSTREETJOURNAL》(华尔街日报),其中刊登“魔爪+MONSTER”在单轨铁路上做广告的图片,内容为HANSENBEVERAGE在首趟列车内外进行为期10年的车体广告;2005年6月6日的《BusinessWeek》,介绍HANSENNATURAL“通过强效能量配方,向红牛发起攻击”,“怪物”饮料以其恐怖的外包装盒和一群极限运动赞助商而与红牛饮料形成了楚汉相争的局面,系一个1935年创建的果汁公司,新型能量饮料被称为可卡因,“怪物”饮料的口号是“释放野性”;2005年9月5日的《FORTUNE》(财富),介绍HANSENNATURAL营销策略;2005年10月31日《Forbes》“小型公司200强”HANSENNATURAL排名第1。
深圳某贸易公司成立于2013年11月1日。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成立于2010年12月14日,企业类型为自然人独资的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万元,经营范围为研发、生产、销售日用制品、体育器材、塑料制品、灯饰、摩托车配件、手机支架、充电器、货物及技术进出口。中山某汽配公司成立于2004年6月4日,企业类型为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万元,经营范围为生产、销售汽车灯具、汽车配件、五金制品、塑料制品、电子电器、货物进出口。
双方未能对某能量公司主张的侵害行为给其造成损失数额以及侵权人的获利情况进行举证。某能量公司称其经济损失为法定赔偿,包括合理开支律师费8万元、公证费3000元、诉讼保全责任保险费用900元,购买物证费用164.7元。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属于涉外著作权侵权纠纷,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五十条“知识产权的侵权责任,适用被请求保护地法律”的规定,本案被请求保护地在中国,应适用中国法律作为解决本案争议的准据法。
某能量公司公证购买的产品内含深圳某贸易公司的销售发票,认定涉案产品由深圳某贸易公司销售。深圳某贸易公司陈述手套来源于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也无异议,手套的合格证上有标注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故涉案手套由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生产、销售。投射灯贴有标注中山某汽配公司及厂址小榄镇泰丰工业大道南36号,该厂址比中山某汽配公司登记地址多了“泰丰”二字,泰丰是对该路段位于小榄镇泰丰工业区的习惯称呼,不能改变地址同一的实质,且网址.bishengdao.1688.com主要部分是必胜道的拼音,中山某汽配公司与深圳某贸易公司显然存在某些关联,深圳某贸易公司不能举证投射灯来源于第三方,商品上标注的企业名称具有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认定中山某汽配公司就是投射灯的生产、销售者。
涉案“”兽爪及“”怪物能量四组包装图案,某能量公司提供作品登记证书、美国版权登记证及变更登记证、《版权转让确认书》、设计稿件、产品图片、企业变更证明等证据用以证明其享有著作权,上述证据已经履行公证、认证手续,在没有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可以证明其为上述图案的权利人,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仅以中国版权登记证书前后主体、中美登记主体均不一致为由否认某能量公司的权利人身份,不予采信。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是否属我国著作权法上的美术作品,即是否具有独创性。
关于“”。该图案由三根骨头组成,从其设计过程及效果图片看,以中国一般公众的视野观察,该图案给人更多的是恐怖感和不安感,并不具有美术作品的美感,且与中国汉字“川”及表现兽爪的惯常技法基本一致,属进入公有领域的表达,不具有独创性,不构成美术作品,某能量公司据此主张相应的权利,不予支持。同时,中山某汽配公司使用该图案,其中英文“Scopeofapplication:Applocationofelectricvehicles.Motorcyclesandothervehiclesrefittedheadlightlamp”下有、HONDA、SUZUKI、骷髅头、蝙蝠5个标识共同排列,从英文的内容及使用效果看,显然是把该图案作为商标,属表示商品用途的指示性使用,也不构成侵权。
关于“”。该图案由“”“”组成,其中“MONSTER”使用艺术字体,系由线条构成的具有一定审美意义的书法艺术,具有一定的独创性,可认定为美术作品;“”“ENERGY”均是进入公有领域的习惯表达,三者结合在一起,在设计、组合编排上具有一定的独创性,可认定为汇编作品。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生产销售与“”相同、实质性相似的手套,侵犯了某能量公司的复制权、发行权,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法律责任。深圳某贸易公司销售手套及将该作品用于投射灯、手套的宣传,侵犯了某能量公司的发行权、信息网络传播权,且没有对主观上不知道及产品的合法来源进行举证,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法律责任。

赔偿责任。双方没有对某能量公司因侵权导致的损失及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肖某某、中山某汽配公司、深圳某贸易公司的获利进行举证,考虑下列因素:1.涉案作品为汇编作品,作为商标使用知名度相对较高,就作品而言则知名度有限;2.涉案产品售价不高,且以作品为主要卖点;3.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深圳某贸易公司的经营规模;4.涉案产品对某能量公司可能造成的市场评价降低;5.某能量公司财产保全的申请费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缴交没有移交一审法院,一并纳入合理开支,并结合律师费、公证费、购买侵权物证的费用、必要的差旅费等,确定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赔偿某能量公司的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而支出的合理费用,深圳某贸易公司赔偿某能量公司的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而支出的合理费用。
肖某某作为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的唯一股东,其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本院二审期间,中山某汽配公司没有新证据提交。某能量公司公司提交以下证据:第一组:某能量公司对“”“”享有著作权:1.某能量公司2002年报中“”饮料图片及相关广告,证明某能量公司对“”“”享有著作权并早在2002年就已将“”“”投入使用;2.各地法院对某能量公司美术作品“”的保护,证明一审判决认定“”不构成美术作品明显与多份在先生效判决认定的事实相冲突;3.国家知识产权局对某能量公司美术作品“”的保护,证明一审判决认定“”不构成美术作品明显与大量在先生效裁定的事实相冲突;4.各地法院认定某能量公司“”作品为美术作品,证明一审判决认定“”为汇编作品不妥,与在先判决相冲突。第二组:某能量公司的“”“”经使用被广为知晓:5.欧睿信息咨询有限公司(EuromonitorInternational)出具的某能量公司“Monster”饮料在美国的市场份额的报告,证明某能量公司使用“”“”的“Monster”饮料的市场占有率很高;6.某能量公司与川崎(KAWASAKI)、FactoryEffex以及OneIndustries合作,提供带有“”“”服装,证明某能量公司“”“”的美术作品经广泛使用具有较高知名度;7.各地法院认定某能量公司“”美术作品或使用“”“”的饮料具有知名度,证明某能量公司“”“”的美术作品经广泛使用具有较高知名度;8.国家知识产权局对某能量公司使用“”“”的饮料具有知名度的认定,证明某能量公司“”“”的美术作品经广泛使用具有较高知名度;9.各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对某能量公司使用“”“”的饮料的保护,证明某能量公司“”“”的美术作品经广泛使用具有较高知名度。第三组: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的恶意及侵权行为:10.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曾多次将某能量公司的“”美术作品申请注册商标,均被国家知识产权局认定为侵犯某能量公司的著作权而无效,证明生效裁判文书尤其对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具有法律约束力,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出尔反尔,在本案质疑“”作品的著作权,已严重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11.(2016)青崂山证经字第947号公证书第10页的翻译,证明一审判决关于中山某汽配公司使用方式不构成著作权侵权的认定显属错误。第四组:某能量公司合理费用支出:12.某能量公司支出的律师费用;13.某能量公司支出的翻译费用,证明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肖某某、深圳某贸易公司、中山某汽配公司应支付某能量公司为制止其侵权所产生的合理费用;14.字体网站ht://fontmeme.com的网页打印件,证明fontmeme网站没有收录unleashthebeast字体,该网站的免责声明表明该网站不保证其收录字体信息的真实性,无法证明“”“”不是某能量公司独创;15.字体网站htfontsbytes.com网页打印件,证明fontsbytes网站上unleashthebeast字体信息显示该字体1.00版本的发布时间是2013年4月23日,该时间远远早于“”“”创作和发表时间,unleashthebeast字体不包括“”,该字体发表时间2013年4月23日晚于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抢注第12286939号、第10464194号、第12286877号商标的时间;16.美国专利商标局官网记载的“”商标的商标信息及其翻译,证明“”商标的所有人为某能量公司,unleashthebeast字体非法使用某能量公司的商标作为字体名字,因此在后收录该字体的上述网站涉嫌对某能量公司在先著作权及商标权的侵犯,为非法证据,不应予以采信;17.(2019)京长安内经证字第63451号公证书,对证据14-16进行补强;第五组:18.经公证认证的、美国特拉华州政府出具的公司名称变更证明及翻译;19.经公证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发布的2002年汉森自然公司年报及翻译,证据18、19共同证明某能量公司由汉森饮料公司更名而来,为同一主体,汉森饮料公司(现某能量公司)为汉森自然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汉森自然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通过其全资子公司汉森饮料公司等进行。
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肖某某、深圳某贸易公司针对某能量公司提交的证据质证如下:确认证据1真实性、合法性,不确认关联性,附件图片与公证书没有关联,没有骑缝章,该证据显示汉森自然公司(HANSENNATURALCORPORATION)的年报,但没有证据证明该公司与某能量公司之间的关系;确认证据2、3真实性、合法性,不确认关联性,兽爪图案是否成为我国著作权作为美术作品来保护,是法律认定并非事实认定,本案的审理法院仍应根据著作权法对美术作品的规定进行独立判断;确认证据4的真实性、合法性,不确认关联性,该年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应该是2002年12月31日之后,在2003年10月17日之前是涉案作品最早使用的时间,与某能量公司之后的陈述不相同,Hansen(汉森)公司的转让发生在后,最早使用涉案图案是Hansen(汉森)公司,也与某能量公司不存在关联性;不确认证据5的合法性、关联性,商业机构的报告,不具有公信力,报告内容也没有证据予以支持,并且报告的内容反映的是商业排名情况,某能量公司在本案中主张的是著作权,公司的商业排名或品牌排名并不能证明某能量公司主张的作品的知名情况;确认证据6的真实性、合法性,不确认关联性,产品目录是否实际投入市场未知,某能量公司主张的图案均是作为商标用途使用在服装等产品上,即使消费者购买,也是购买服装等产品,而不是购买作品;确认证据7、8的真实性、合法性,不确认关联性,证据7的判决书均只是对引证商标和诉争商标是否近似作出认定,并不涉及图案是否有著作权,是否属于著作权法规定的美术作品的认定;不确认证据9真实性、关联性,确认合法性,证据9可以证明魔爪作为商标使用并不是作为美术作品使用的,是行政机关基于商标专用权作出的决定,与著作权无关;确认证据10真实性、合法性,不确认关联性;确认证据11真实性,不确认关联性;确认证据12的真实性,不确认关联性,发票开具的购买方是“Bird&Bird”,并非某能量公司,与本案无关,不是本案的费用;确认证据13真实性,不确认关联性,不能确定是为本案支出的翻译费;不确认证据14-16的真实性,汉森公司曾经注册释放野兽作为商标使用,字体是谁设计没有关系,关于捐赠的英文含义是自愿,与我国的打赏含义相似,捐赠是可以捐赠也可以不捐赠;确认证据17的真实性,但initialrealease指的是首次上线(或上传)到FontMe字库网站的意思,并不是该种字体的创作时间或公开发表时间,该证据不能证明UnleashtheBeast字体的创作时间或者公开发表时间是2013年4月23日;证据18、19的真实性由法院核实,证据18是汉森饮料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单方面出具的证明,相当于自己证明自己公司名称变更,不具有证明效力,证据19即使汉森饮料公司是汉森自然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但仍然属于不同的主体,既然汉森自然公司的年报中出现了本案争议的标识,就证明本案争议的标识的著作权权属不明,也有可能著作权属于汉森自然公司。中山某汽配公司的质证意见与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肖某某、深圳某贸易公司的意见一致。

针对某能量公司二审提交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因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肖某某、深圳某贸易公司、中山某汽配公司对上述证据1-4、6-8、10-13、17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证据5为商业机构报告,未经公证,本院不确认其真实性;证据9无原件核对,本院不确认其真实性;证据14-15为公证书或经公证内容,本院对其真实性确认;证据16仅为网络下载打印件,本院对其真实性不予确认;证据18—19证据经过公证认证或系第三方官方公布资料,本院确认其真实性。
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肖某某、深圳某贸易公司提交以下证据:1.字体网站(htt//fontmeme.com)首页及首页中文译文;2.fontmeme.com网站搜索“Unleashthebeast”字体结果及该页中文译文;3.fontmeme.com网站的“Unleashthebeast”字体及该页中文译文,证据1-3共同证明某能量公司主张的兽爪图案、“”使用的是现有“释放野兽(即“Unleashthebeast”字体),该字体的设计师是“Albertino”,而非某能量公司,并且设计人在网站上声明该字体提供给大家免费使用。所以兽爪图案、“”并非某能量公司独创的,也不是我国著作权保护的美术作品;4、字体网站(http//fontsbytes.com)首页及首页中文译文;5.fontsbytes.com网站搜索“Unleashthebeast”字体结果页及中文译文;6.fontsbytes.com网站“Unleashthebeast”的字体及中文译文,证据4-6共同证明兽爪图案、“”并非某能量公司独创,也不是我国著作权法保护的美术作品,这两个字体网站是不同的但反映的内容是一致的,美国的版权保护是非常严格的,两个网站反映的字体与魔爪的字样与某能量公司的意见不一致;7.字体网站(htt//fontmeme.com)网页打印件及其中文译文;8.字体网站(//fontsbytes.com)网页打印件及其中文译文,证据7、8共同证明网站创建者并不是该网站上各种字体的设计者,网站上每种字体都是不同的设计者,网站只是收集了各种字库的资源,并非网站自己设计的字体,网站上有声明称商业使用是否需要付费,则需要根据各个设计者的版权声明而定。根据某能量公司提供的设计草稿所作公证的时间是2010年,其设计中有变形的设计,所以释放野兽的字体是设计者公开免费给公众使用,魔爪字体也是符号化设计,免费供大众使用,只是某能量公司对字体、符号公共资源做了变形设计来作为其商标使用。
某能量公司对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肖某某、深圳某贸易公司提交的证据,确认证据1、4、7、8的真实性,不确认证据2、3、5、6的真实性,其认为证据2中反映字体添加日期是2013年4月29日,即使该证据真实,也远在某能量公司发表相关作品之后模仿形成的字体。在美国字体单个是不受保护的。字体爱好者可能根据某能量公司的字体进行设计,但不影响某能量公司对字体的著作权的保护,上述证据前26个字母后面就是数字,像魔爪的图形并不是大家心目中常用的图形,不能否认某能量公司对涉案作品享有著作权的事实。中山某汽配公司确认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肖某某、深圳某贸易公司提交的8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
本院对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肖某某、深圳某贸易公司提交的证据,认定如下:某能量公司对上述证据1、4、7、8的真实性确认,本院予以确认;对于证据2、3,经本院核对,无法查证,真实性不予确认;证据5、6经本院核对,真实性予以确认。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于2012年2月6日申请注册第10464194号“”商标,某能量公司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对该商标提出异议申请,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于2017年2月8日作出(2017)商标异字第0000005132号第10464194号“”商标不予注册的决定。
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于2012年11月27日申请注册第11806564号“”商标,某能量公司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对该商标提出异议申请,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于2016年11月7日作出商评字[2016]第0000093306号关于第11806564号图形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
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于2013年3月19日申请注册第12286877号“”商标,某能量公司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对该商标提出异议申请,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于2016年7月22日作出(2016)商标异字第0000024346号第12286877号“”商标不予注册的决定。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于2013年3月19日申请注册第12286939号“”商标,某能量公司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对该商标提出异议申请,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6年12月5日作出商评字[2016]第0000103956号第12286939号图形商标“”不予注册复审决定书。
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肖某某、深圳某贸易公司提交的字体网站fontmeme.com搜索“Unleashthebeast”字体结果及中文译文,该证据显示“Unleashthebeast”字体的设计者Albertino才是“”作品的著作权人,但经某能量公司当庭核验,无法在字体网站fontmeme.com中搜索到“Unleashthebeast”字体的相关内容。经本院庭后再次验核,也是无法在网站fontmeme.com中搜索到“Unleashthebeast”字体的相关内容;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肖某某、深圳某贸易公司等提交的fontsbytes.com网站搜索“Unleashthebeast”字体的结果及中文译文,该网站“Unleashthebeast”字体中包含“”图形,且在“Unleashthebeast”字体旁标示有“added29/04/2013”“393downloads”等内容,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认为“added”是添加、增加到,即累积的含义,是指在2013年4月29日累积下载数据,而并非指2013年4月29日上载至fontsbytes.com网站。某能量公司通过公证的形式也提交了fontsbytes.com网站搜索到“Unleashthebeast”字体的有关内容,只有26个英文字母、数字等字符,并没有“”图形,且显示“Unleashthebeast”字体为1.00版本,初次发布(initialrelease)时间为2013年4月23日。本院于2021年3月11日登陆fontsbytes.com网站进行核对,该网站确能显示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提交的相关证据内容,包含有“”图形,在“Unleashthebeast”字体旁标示有“added29/04/2013”“532downloads”等内容。
本院再查,汉森自然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为罗德尼•C•塞克斯(RodneyC.Sacks),同时也是某能量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法定代表人。
经公证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发布的2002年汉森自然公司年报记载:“我们是一家控股公司,仅通过我们的直接全资子公司汉森饮料公司(HBC)(1992年6月8日在特拉华州成立)和哈德宜饮料公司(HEB)(1990年4月30日在特拉华州成立)开展业务。汉森饮料公司创造了我们绝大部分营业收益。”
本院又查,中山市宏旭日用制品有限公司于2019年2月15日核准变更企业名称为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


本院认为,根据双方的诉辩意见,二审的争议焦点为:一、涉案的“”“”图案是否属于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二、某能量公司是否为图案“”“”的著作权人;三、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中山某汽配公司、深圳某贸易公司的行为是否侵犯了某能量公司涉案作品的著作权及肖某某应否承担连带责任;四、赔偿损失的数额如何确定。

争议焦点一,关于涉案的“”“”图案是否属于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四条将“美术作品”定义为“绘画、书法、雕塑等以线条、色彩或者其他方式构成的有审美意义的平面或者立体的造型艺术作品”,尽管“审美意义”是构成美术作品的条件,但因为美的观念因人而异、因时而异,并没有严格的标准,所以只要创作者将其对美学的独特观点在物质载体之上以可视方式表现出来,符合最低限度创造性的要求,就能形成美术作品。本案中,涉案的“”“”图案或以绘画,或以书法等方式塑造出有其独特审美意义的造型艺术表达,符合最低限度创造性的要求,应认定为美术作品。一审法院认为“”不具美感和独创性,不构成美术作品有误,应予纠正;此外,一审法院认为“”为汇编作品,“汇编作品”是指汇编若干作品、作品的片段或者不构成作品的资料或者其他材料,对其内容的选择或者编排体现独创性的作品。如果对创作素材作独创性的选择或编排形成的是能够独立表现思想或艺术美感的内容,则选择或编排仅仅是创作我国著作权法第三条规定的各类作品的手段,并不产生著作权法第三条规定的各类作品之外的汇编作品,涉案的“”图案虽然选择了“”“”等图案,并进行了编排,但由“”“”等图案形成的“”有其自身独立的艺术美感,可以成为一幅独立存在的完整作品,其本身就可作为美术作品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不应再被归入“汇编作品”。

争议焦点二,关于某能量公司是否为“”“”图案的著作权人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证据。”本案中,某能量公司提供了“”“”图案的美国版权局的版权登记证书,经过公证、认证的2002年魔爪设计草稿,魔爪设计人的版权转让确认书,版权权利人名称变更登记证书,公司名称变更证明,国家版权局著作权登记证书,汉森自然公司在2002年报中使用“”“”作品等证据能够证明其是著作权人。
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肖某某、深圳某贸易公司等反驳某能量公司不是“”“”作品的著作权人的理由主要有两方面:
第一,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提交了两个字体网站资料:一是提交了字体网站fontmeme.com搜索“Unleashthebeast”字体结果及中文译文,认为“Unleashthebeast”字体的设计者Albertino才是“”作品的著作权人,但经某能量公司当庭核验,无法在字体网站fontmeme.com中搜索到“Unleashthebeast”字体的相关内容,因此某能量公司对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肖某某、深圳某贸易公司等提交的字体网站fontmeme.com中搜索到的“Unleashthebeast”字体相关内容的真实性不予确认,经本院庭后再次验核,也是无法在网站fontmeme.com中搜索到“Unleashthebeast”字体的相关内容,故本院对该证据不予采信。二是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等还提交了在fontsbytes.com网站搜索“Unleashthebeast”字体的结果及中文译文,某能量公司认为虽然该网站能搜索到“Unleashthebeast”字体的有关内容,但只有26个英文字母、数字等字符,并没有“”图形,且某能量公司提交经公证的fontsbytes.com网站相关内容显示“Unleashthebeast”字体为1.00版本,初次发布(initialrelease)时间为2013年4月23日。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等提交的相关证据中“Unleashthebeast”字体中虽包含有“”图形,但在“Unleashthebeast”字体旁标示有“added29/04/2013”“393downloads”等内容,经本院于2021年3月11日登陆fontsbytes.com网站核对,该网站确能显示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提交的相关证据内容,但在“added29/04/2013”不变的情况下,“393downloads”变化为“532downloads”,故此处“added29/04/2013”应为添加、上载的意思,如果是“累积”的意思,下载次数有较大增加的情况下,日期也应有相应变动。综上,本院认为fontsbytes.com网站上的“Unleashthebeast”字体应是2013年4月23日初次发布,于2013年4月29日上载到fontsbytes.com字体网站,即含“”图形的“Unleashthebeast”字体发布时间晚于某能量公司“”作品登记时间(2011年10月11日)。此外,证据显示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早于2012年2月6日和2013年3月19日就申请了第10464194号“”商标和第12286939号“”、第12286877号“”等商标,该些商标图案及字体均与fontsbytes.com字体网站中公布的“Unleashthebeast”字体及“”图案基本一致,故此也难以证明Albertino是“Unleashthebeast”字体及“”图形作品的著作权人,即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肖某某、深圳某贸易公司的该证据不足以推翻某能量公司是“”“”作品的著作权人的认定。
第二,某能量公司提交的含有“”“”“”图案的2002年报及相关广告。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等主张该年报是汉森自然公司(HANSENNATURALCORPORATION)的年报,与汉森饮料公司及某能量公司没有关联。首先,汉森自然公司的字号与某能量公司的前身汉森饮料公司的字号相同,均为“汉森(HANSEN)”;其次,汉森自然公司2002年年报企业信息显示其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罗德尼•C•塞克斯(RodneyC.Sacks)与某能量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法定代表人相同;再次,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发布的2002年汉森自然公司年报也载明:汉森饮料公司是汉森自然公司的全资子公司。由此可见,汉森自然公司与某能量公司是关联公司,某能量公司许可汉森自然公司使用“”“”“”作品具有合理性和高度可能性,仅以汉森自然公司使用了“”“”等作品并不能否定某能量公司是“”“”作品的著作权人,相反进一步印证了某能量公司对“”“”等作品享有著作权。综上,本院认定某能量公司是“”“”作品的著作权人,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肖某某、深圳某贸易公司提供的反驳证据不足以否定某能量公司对“”“”作品享有著作权,其关于某能量公司不享有涉案美术作品的著作权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信。

争议焦点三,关于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中山某汽配公司、深圳某贸易公司的行为是否侵犯了某能量公司涉案作品的著作权以及肖某某应否承担连带责任的问题。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未经许可在其生产、销售的手套上使用“”“”作品,中山某汽配公司未经许可在其生产、销售的投射灯产品包装衬纸上使用“”作品,深圳某贸易公司销售上述产品,均已构成对某能量公司相关涉案作品著作权的侵害。对于一审法院认为中山某汽配公司未经许可在其生产、销售的投射灯包装衬纸上使用“”作品是属于商标使用且系表示商品用途的指示性使用,不构成侵权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在下列情况下使用作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但应当指明作者姓名或者名称、作品名称,并且不得影响该作品的正常使用,也不得不合理地损害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一)……;(二)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但本案中,因为客观上不存在“”品牌的电动车、摩托车,即中山某汽配公司对“”作品的使用,不可能是为了说明该投射灯是可用在“”品牌的电动车、摩托车上,不属于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的情形,且中山某汽配公司的该种商业性使用必然会与某能量公司正常利用“”作品造成冲突,故中山某汽配公司未经许可在其生产、销售的投射灯产品包装衬纸上使用“”作品不属合理使用,须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一审法院对此认定有误,本院予以纠正。对于肖某某需否承担责任的问题,因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属自然人独资的有限公司,肖某某是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的唯一股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规定,肖某某未能提供证据证明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的财产独立于其自己的财产,故一审法院认定肖某某须对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争议焦点四,关于赔偿损失的数额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侵权行为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一)……;(七)使用他人作品,应当支付报酬而未支付的;……(十一)其他侵犯著作权以及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行为”,基于前述的分析,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中山某汽配公司、深圳某贸易公司、肖某某已构成侵权,应承担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至于具体的赔偿金额,《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十四条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因此受到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难以计算的,可以参照该权利使用费给予赔偿。对故意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给予赔偿。权利人的实际损失、侵权人的违法所得、权利使用费难以计算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百元以上五百万元以下的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作品类型、合理使用费、侵权行为性质、后果等情节综合确定”。综合考虑以下因素:1.某能量公司的“”“”作品使用范围广、有较高的知名度;2.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深圳某贸易公司故意侵权恶意明显;3.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侵权持续时间较长;4.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深圳某贸易公司、中山某汽配公司的经营规模;5.涉案作品对商品价值的贡献度;6.某能量公司的合理维权开支。本院酌定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赔偿某能量公司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而支出的合理费用,肖某某对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的该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中山某汽配公司赔偿某能量公司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而支出的合理费用;深圳某贸易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而支出的合理费用。

综上所述,上诉人某能量公司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中山某智能科技公司、肖某某、深圳某贸易公司的上诉请求均不能成立,应予驳回。

法律文书出处:中国裁判文书网


≤返回


热销字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