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栏文章 版权案例 侵权案例│郑州某娱乐部侵害其他著作财产权纠纷一案

侵权案例 著作财产权

侵权案例│郑州某娱乐部侵害其他著作财产权纠纷一案

卖炭翁 发布于 版权案例 9 天前发布

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个人或单位主体严禁转载、复制。

著作权案例(一)

原告福州某传播公司与被告郑州某娱乐部侵害其他著作财产权纠纷一案,案号:(2019)豫知民终351号,于2019年11月5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一、郑州某娱乐部立即停止在其经营场所内放映《华特流行经典合辑》中歌名为《三碗猪脚》等216首音乐作品,并从其曲库中删除上述音乐作品(附涉案音乐作品清单);二、郑州某娱乐部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福州某传播公司经济损失及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法院查明事实如下:
由三辰出版社出版、福州某传播公司监制的国权音字153-2016-0006号、新出音进字(2016)122号《华特流行经典合辑》,其ISBN编码为978-7-88074-795-9,该专辑内收录了包括歌曲名为“云中月圆”等涉案219首音乐作品在内的多首音乐作品。其包装载有版权声明:本出版物内音乐电视作品的全部著作权归属于华特公司所有。该合辑内附的目录上标注的歌曲记载的ISRC编码为“CN-A76-15-…”。
福州某传播公司提供的华特公司营业执照显示,华特公司系在中国台湾地区注册成立的公司,其于2018年7月1日向福州某传播公司出具了《授权证明书》,该证明书记载:华特公司授权福州某传播公司自己使用和被授权人对外许可使用,授权性质为独占性专有许可使用;授权对象为华特公司享有完整著作权的音乐及音乐电视作品;授权的权利为复制权、放映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等与卡拉OK经营场所及卡拉OK点播设备制造或提供商使用作品的权利;授权范围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包含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台湾地区)就卡拉OK经营行业及卡拉OK点播设备制造或提供商行业;授权期间自2018年07月01日始至2021年12月31日止,该授权期限届满不影响被授权人已实施的维权行为。一、被授权人可以许可卡拉OK经营场所:1.1复制音乐电视作品(MV/MTV)并保存在其自用的存储设备中,但其不得传播或发行;1.2放映以类似摄制电影方法创作的音乐电视作品(MV/MTV)。二、被授权人可以许可或授权卡拉OK经营场所按上述方式使用,并洽谈商业合作。三、被授权人可以许可卡拉OK点播设备制造或提供商(VOD)复制以安全的方式向卡拉OK经营场所提供音乐电视作品(MV/MTV)。四、被授权人可以许可或授权网络服务提供者或网络用户,通过信息网络向卡拉OK经营场所提供音乐电视作品(MV/MTV);许可或授权卡拉OK经营者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提供音乐电视作品。五、本授权证明书虽未列明,但为满足卡拉OK经营场所提供卡拉OK服务进行复制、公开放映、传播之授权所必需,且为本公司享有该等权利之权源得以授权予被授权人者,则该等权利亦属本公司予被授权人之权利,除此之外任何其他之权利皆属本公司所保留。六、被授权人可以自行确定代理人并通过代理人行使上述权利。七、在行使上述权利范围内,被授权人可以以自己的名义向任何第三人主张权利的权利,包括但不限于民事诉讼、刑事告诉、行政投诉等方式,并不限于向本授权书签发前实施侵权行为的侵权人主张权利的权利。八、授权证明书为证明被授权人依据与本公司签订的《独占性专有授权协议》,其中所涉授权金已按期完成支付。该授权证明书后附有音乐电视作品清单,该清单中包含了涉案219首歌曲。上述授权证明书和后附的清单,以及华特公司营业执照为整套资料,该资料后加盖有“北院民认麟字第113905”印章,并加盖有内容为“公证人陈某1的印章。河南省公证协会出具的(2018)豫公协验证字第298号证明记载。
2019年2月18日,福州某传播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豪和公证员及公证处工作人员,来到位于郑州市管城回族区郑东商业中心B区15-1栋3楼,在门头上有“宝乐迪量贩KTV”的场所内,在公证处人员的监督下,张豪以普通消费者身份进入该场所A03号包间,公证员及公证处工作人员对张豪自带的手机及内储卡进行了检查,并对所点播的歌曲进行了全程录像,公证处工作人员在相关的歌曲清单上做比对记录,根据现场实际情况整理了《歌曲清单》一份,并根据手机内储卡内容及现场所拍图片制成光盘及照片。与公证书相粘连的《歌曲清单》、照片、消费凭证、光盘中记录的内容与实际内容相符。上述过程由河南省公证处出具的(2019)豫郑新证内经字第56号公证书予以确认。公证书及附件显示:《歌曲清单》中包含了歌曲名为“三碗猪脚”等219首歌曲;POS签购单上均显示有“商户名:郑州某娱乐部”字样,交易金额总计327元。

一审法院对公证封存的光盘当庭拆封,经比对,(2019)豫郑新证内经字第56号公证书封存光盘中储存的歌名为《三碗猪脚》等219首音乐作品,与福州某传播公司提供的《华特流行经典合辑》光盘中收录的同名涉案音像内容在音乐、歌词、表演者、画面等方面均基本一致。另,《华特流行经典合辑》储存的涉案219首音乐作品中,有歌曲名为《爱情的傻瓜》、《我只要你现在》、《岸》、《云相思》、《望春》、《偷藏》等6首音乐作品上没有标注华特公司的标识,另有歌曲名为《无你的城市》音乐作品上标注有“瑞影”字样,《给我几秒钟》音乐作品上标注有“弘音”字样。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福州某传播公司所提诉讼请求及郑州某娱乐部答辩意见,本案争议焦点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
一、关于福州某传播公司的诉讼主体是否适格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项规定“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本案中,华特公司出具的“授权证明书”,经台北地方法院公证处公证,并经河南省公证处证明,该公证书与所存台湾海基会寄来的同字号公证书副本内容相同,因此,该公证书来源合法、真实,予以确认。该授权证明书证实,华特公司授权福州某传播公司使用涉案音乐作品和对外许可使用,属于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法人,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就本案提起诉讼。郑州某娱乐部抗辩称授权证明书的授权内容,明显涉及作品的管理、运营、收费等,与《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规定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的功能一致,福州某传播公司属非法集体管理,应驳回起诉。经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二款规定“著作权人可以许可他人行使前款第(五)项至第(十七)项规定的权利,并按照约定或者本法有关规定获得报酬”,本案中,华特公司授权福州某传播公司使用涉案音乐作品符合法律规定,虽授权事项中包含了许可卡拉OK经营场所使用,并洽谈商业合作等内容,但并不能证明福州某传播公司行使了著作权集体管理活动,故对郑州某娱乐部的该项抗辩意见不予支持。另,郑州某娱乐部提供了中华音乐著作权保护协会简介打印件及相互代表协会名单打印件,拟证明华特公司为台湾著作权保护协会会员,与中国大陆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存在相互代表协议,无权自行或授权他人提起诉讼。福州某传播公司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不予认可。一审法院认为,郑州某娱乐部提供的上述两份证据并未显示台湾著作权协会与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达成的协议内容,不能证明中国大陆与台湾地区存在相互代表关系,亦未显示与华特公司相关的内容,故对该证据不予采纳。郑州某娱乐部提供了华特公司对厦门瑞丰公司的授权证明书,福州某传播公司不予认可,且授权证明书并未显示华特公司对厦门瑞丰公司的作品清单,不能证明授权的真实性,不予采纳。

二、涉案被诉侵权音乐作品的权属问题。
涉案音乐作品集合了歌手、表演、音乐等多方因素,通过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制作,属于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二款规定,“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著作权、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但有相反证据的除外”。本案中,福州某传播公司提交的《华特流行经典合辑》由三辰出版社出版,该合辑包装上已注明著作权归华特公司,并标注有进口编号、出版编号、联系电话等信息,系合法出版物,对该证据予以确认。虽郑州某娱乐部抗辩称三辰出版社自行改变广电总局审查批准的内容明显违反了法律强制性规定,不应作为定案依据,但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故对该抗辩意见不予采纳。郑州某娱乐部抗辩《华特流行经典合辑》中涉案5个音乐作品上没有标注华特公司标识,但该光盘出版物包装上已经注明著作权人,郑州某娱乐部未提供相反证据,故对该项抗辩意见不予采纳。另,郑州某娱乐部抗辩该光盘出版物内歌曲名为《无你的城市》音乐作品上标注有“瑞影”字样,《给我几秒钟》音乐作品上标注有“弘音”字样。在出现相反证据的情况下,福州某传播公司并未提出确切证据证明2首音乐作品上标注的公司和标识系华特公司的关联公司或华特公司所用,歌曲《忧愁泪海》画面不一致,故对福州某传播公司对《无你的城市》、《给我几秒钟》、《忧愁泪海》3首音乐作品的主张不予支持。
《音像制品出版管理规定》第十七条规定“音像出版单位应当按照国家标准及其他有关规定标识、使用《中国标准音像制品编码》….”。经查,中国标准音像制品编码由国际标准音像制品编码(ISRC)和类别代码组成,其中ISRC编码具有唯一性和稳定性。本案中,《华特流行经典合辑》中的涉案歌曲ISRC编码为CN-A76-15-…,其中CN代表国家码、A76为出版者码、15为录制年码。《华特音乐金曲合辑》中的涉案歌曲的ISRC编码为TW-E54-….或TW-A74-…。两个合辑中的相同涉案歌曲的ISRC编码确有不同。针对该问题,福州某传播公司一审庭审后出具了书面情况说明,其认为,《华特流行经典合辑》在出版时对原版的歌曲字幕排列、字体大小等进行了少许的变动,根据《中国标准录音制品编码国家标准实施办法》第二十五条“….所有再版、重新复制和新版的音像制品中涉及录音制品或者音乐录像制品的,均需申领、携载新版ISRC编码”的规定,三辰出版社向中国ISRC中心重新申领了编码。一审法院认为,《华特流行经典合辑》、《华特音乐金曲合辑(一)》中,同名音乐作品的ISRC编码虽不相同,但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且《华特流行经典合辑》的包装封面中已注明著作权人为华特公司。综上,可以认定,《华特流行经典合辑》内,除上述《无你的城市》、《给我几秒钟》、《忧愁泪海》音乐作品外,其余216首涉案音乐作品的著作权人系华特公司。

三、关于郑州某娱乐部是否构成侵权及是否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第(一)项规定,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表演、放映、广播、汇编、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作品的,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将公证取证的涉案被诉侵权音乐作品与福州某传播公司提供的《华特流行经典合辑》光盘中收录的同名涉案音像内容进行比对,两者在音乐、歌词、表演者、画面等方面均基本一致。郑州某娱乐部一审当庭质证提出,公证取证的涉案被诉侵权音乐作品录制的时间较短,不能反映作品的全貌。一审法院认为,公证取证的涉案被诉音乐作品,虽录制时间较短,但录像中能够显示出歌手、音乐、歌词等内容,与《华特流行经典合辑》光盘中收录的同名涉案音像内容基本一致。郑州某娱乐部提供了《著作权许可合同》等证据,欲证明其向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缴纳了版权费用,不构成侵权。根据《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第二条、第三条规定可知,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行使著作权管理的权利,来源于著作权人的许可或授权。本案中,郑州某娱乐部虽向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缴纳了版权费用,但并未提供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得到涉案著作权人许可的证据,故郑州某娱乐部不能证明其合法取得了涉案被诉侵权音乐作品的放映权。
综上,郑州某娱乐部未经福州某传播公司许可,在KTV曲库中收录涉案216个音乐电视作品并在点播设备上向不特定公众放映涉案音乐作品,其行为侵犯了福州某传播公司的放映权、获得报酬权等权利,且郑州某娱乐部并未提供其未实施侵权的证据,故郑州某娱乐部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福州某传播公司请求郑州某娱乐部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的理由成立,予以支持。

四、关于赔偿的数额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根据涉案作品的知名度、使用范围、福州某传播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支付的合理费用、郑州某娱乐部侵权行为的性质、主观过错等,将赔偿数额酌定。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郑州某娱乐部提交了两份证据。证据一:国家数字图书馆检索结果复印件一份,拟证明输入书号“9787880747959”,在中国国家数字图书馆网页查询,无法检索出相关内容,因此,福州某传播公司提供的权属证据《华特流行经典合辑》为非法出版物,不能作为定案依据。证据二: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鄂01民初2849号民事裁定书复印件一份。拟证明违反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的规定进行授权属于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应驳回原告起诉。
对上述新证据,福州某传播公司质证称:对于证据一的真实性和证明目的有异议,该网站并未显示或声明网站内容包含所有的出版物,部分出版物在该网站上查询不到实属正常,郑州某娱乐部以此理由提出涉案出版物系非法出版物无事实依据,且福州某传播公司在一审中提供了两套光盘,其中《华特音乐金曲合辑》可以查询出来。对于证据二的关联性有异议,福州某传播公司起诉的案由是侵权纠纷,一审法院依据侵权事实作出裁决,判令郑州某娱乐部赔偿损失符合法律规定,不涉及主体问题。
对于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中国国家数字图书馆网站并未显示或声明该网站内容包含所有的出版物,故郑州某娱乐部提交的证据一,不足以证明涉案音像出版物为非法出版物。对于证据二,与本案并无直接关联,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根据当事人上诉、答辩情况并征询当事人意见,本院归纳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一、福州某传播公司作为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是否适格;二、一审法院判决赔偿的数额是否适当。


本院认为,关于福州某传播公司作为原告的主体资格是否适格问题。本案系福州某传播公司作为原告起诉郑州某娱乐部侵害其其他著作财产权引起的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项的规定,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本案中,根据福州某传播公司提交的《华特流行经典合辑》包装盒上载明的信息及华特公司与福州某传播公司签订的《授权证明书》等证据,可以确认华特公司享有该专辑中音乐电视作品的著作权,福州某传播公司依据授权取得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的放映权、获得报酬权及以自己的名义向侵权人提起诉讼的权利,系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法人,一审法院认定福州某传播公司具备本案诉讼主体资格,并无不当。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著作权、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但有相反证据的除外”。福州某传播公司在本案中提交的《华特流行经典合辑》的包装上已注明著作权归华特公司,郑州某娱乐部提供的证据显示的是电子出版物的号段而非音像出版物,该证据不足以推翻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故一审法院认定《华特流行经典合辑》中的216首涉案音乐作品的著作权人系华特公司并无不当。华特公司授权福州某传播公司使用涉案音乐作品和对外许可使用,郑州某娱乐部未经福州某传播公司许可,在KTV曲库中收录涉案216首音乐电视作品并向不特定公众放映,其行为侵犯了福州某传播公司的放映权、获得报酬权等权利,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郑州某娱乐部上诉称华特公司的授权证明书的授权内容与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的集体管理权相冲突,构成非法集体管理。对此,本院认为,虽华特公司的授权事项中包含了许可卡拉OK经营场所使用,并洽谈商业合作等管理性内容,但没有证据证明福州某传播公司行使了著作权集体管理活动,故对郑州某娱乐部的该项上诉理由,不予采纳。

关于赔偿损失的数额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因福州某传播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因侵权受到的损失或郑州某娱乐部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一审法院综合考虑了涉案作品的知名度、使用范围、郑州某娱乐部侵权行为的性质、主观过错程度、福州某传播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支付的合理费用等因素,将郑州某娱乐部的赔偿数额酌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郑州某娱乐部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法律文书出处:中国裁判文书网


≤返回


热销字体

优惠券

--暂无优惠券--
¥ {[(i.discount / 100).toFixed(2)]}
{[(i.discount / 10)]} 折

{[i.coupon_name]}

{[i.coupon_desc]}

有效期至领取{[showExpr(i.expr_dur)]}内

仅"{[i.item_type == 0 ? '字体下载、授权' : '书法素材授权']}"可用



一键领取

我的优惠券 {[userCoupon.length > 0 ? 'x ' + userCoupon.length : '']}
¥ {[(i.Coupon.discount / 100).toFixed(2)]}
{[(i.Coupon.discount / 10)]} 折

{[i.Coupon.coupon_name]}

{[i.Coupon.coupon_desc]}

仅"{[i.Coupon.item_type == 0 ? '字体下载、授权' : '书法素材授权']}"可用

领取时间:{[i.takedate|paserTime]}

过期时间:{[i.expr_time|paserTime]}

--暂无优惠券--
领取新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