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栏文章 版权案例 侵权案例│“西域”、“西域沙地”等字样商标被侵权纠纷

侵权案例 商标侵权 著作权

侵权案例│“西域”、“西域沙地”等字样商标被侵权纠纷

卖炭翁 发布于 版权案例 65 天前发布

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个人或单位主体严禁转载、复制。

著作权侵权纠纷(十一)

原告中信葡萄酒公司与被告昌吉某商贸部、新疆某葡萄酒公司、昌吉某酒业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案号:(2019)新民终357号,于2019年10月14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一、新疆某葡萄酒公司、昌吉某商贸部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犯中信葡萄酒公司第14615163号“”、第14615161A号“”、第4228104号“”、第6134679号“”、第1522790号“”、第3966002号“”注册商标专用权;二、新疆某葡萄酒公司本判决生效之日立即变更企业名称,变更后的企业名称中不得包含“西域”、“西域沙地”字样,不得在其产品、包装及产品宣传册中使用含有“西域”、“西域沙地”字号的企业名称;三、新疆某葡萄酒公司、昌吉某商贸部于本判决生效之日立即停止出品、生产、销售标有“西域”、“西域沙地”字样或“新疆西域沙地葡萄酒业有限公司”字号的葡萄酒产品,回收及销毁标有“西域”、“西域沙地”字样或“新疆西域沙地葡萄酒业有限公司”字号的葡萄酒产品、包装、酒标、产品宣传资料等其他不正当竞争行为;四、新疆某葡萄酒公司、昌吉某商贸部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共同赔偿中信葡萄酒公司经济损失300,000元;五、新疆某葡萄酒公司、昌吉某商贸部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共同赔偿中信葡萄酒公司为调查制止侵权行为而发生的合理费用102,400元;六、昌吉某酒业公司在本案中不承担民事责任;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法院查明事实如下:
中信葡萄酒公司成立于1998年7月,原名新天国际葡萄酒业股份有限公司,2006年更名为新天国际葡萄酒业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更名为中信国安葡萄酒业股份有限公司,是世界500强公司之一的中信集团控股子公司,注册资本11亿余元,系国内领先的集葡萄种植、生产、贸易、科研为一体的大型葡萄酒行业的上市公司。中信葡萄酒公司拥有“西域”、“西域沙地限产”、“西域烈焰”、“尼雅”、“新天”等多个国内知名葡萄酒品牌,其中第1522790号“西域”商标于2001年2月14日在第33类商品上核准注册;在2005年至2016年期间,中信葡萄酒公司陆续取得了第3966002号“”及图形、第4228104号“”、第6134679号“”及字母、图形商标、第14615161A号“”及字母、图形商标、第14615163号“”及字母、图形等商标,核定使用商品均为第33类,形成了“西域”、“西域沙地限产”葡萄酒商标体系。2004年起中信葡萄酒公司就开始生产并在全国各地销售“西域”、“西域沙地”葡萄酒,自2004年起至今,“西域”、“西域沙地限产”葡萄酒获得多项国内及国际葡萄酒大赛金奖,在国内外市场上已具有极高的知名度、极强的显著性和识别力,被认定为新疆著名商标。2016年1月20日,中信葡萄酒公司就“西域沙地”文字、色彩、形状及图案结合的瓶贴申请外观设计专利,2016年1月20日国家知识产权局授予中信葡萄酒公司瓶贴外观设计专利并发放专利证书,同时予以登记和公告,专利号:ZL201530236992.3。2004年至2018年期间,“西域”、“西域沙地”葡萄酒多次荣获国内外奖项及荣誉:(1)2004年,“西域沙地赤霞珠(橡木桶精酿1996)”荣获“第五届中国国际葡萄酒及烈酒评酒会”金奖;(2)2005年,“西域沙地2002”荣获“布鲁塞尔国际品酒大赛”金奖;(3)2005年,“西域沙地赤霞珠干红葡萄酒1997”荣获“第六届中国国际葡萄酒及烈酒评酒会”特级金奖;(4)2005年,“新天西域干红葡萄酒”荣获“伦敦国际评酒会”金奖;(5)2007年,“西域烈焰”荣获“波尔多国际葡萄酒烈酒评酒会”银奖;(6)2009年11月,“西域沙地1997赤霞珠干红”荣获“伦敦国际评酒会”特别金奖;(7)2009年11月,“西域沙地2002赤霞珠干红”荣获“伦敦国际评酒会”银奖;(8)2009年11月,“西域烈焰葡萄烈酒”荣获“伦敦国际评酒会”特别金奖;(9)2013年,“西域沙地赤霞珠干红葡萄酒(1997)”荣获“2013国际领袖产区葡萄酒(中国)质量大赛”特别奖;(10)2014年,“西域沙地赤霞珠干红葡萄酒”荣获“2002第六届亚洲葡萄酒质量大赛”银奖;(11)2017年2月,“西域品牌葡萄酒”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证书;(12)2018年,“西域赤霞珠干红葡萄酒2008”荣获“乌鲁木齐酒类行业协会”颁发的“美酒耀天山2018百姓最喜爱的葡萄酒”称号;(13)“西域”自2007年4月即被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工商行政管理局认定为“新疆著名商标”。截止2018年“西域”、“西域沙地”系列产品已经在国内及国际举办的葡萄酒及烈酒评酒会中获得7块金牌、3块银牌及其他荣誉。同时中信葡萄酒公司自2004开始通过报刊杂志、网站、广播、电视台等全国各大媒体,以及在机场、地铁、楼宇、车站、高速公路等处,进行广泛的宣传与推广,花巨资推广“西域”、“西域沙地”系列葡萄酒,使“西域”、“西域沙地”品牌知名度得到进一步提高,“西域”、“西域沙地”商标在国内已达到了一定知名度,仅2010年-2017年上市公司年报中披露的广告费高达数亿元。
昌吉某商贸部系个体经营,注册经营者系汪忠山,注册日期为2007年4月16日。2013年汪忠山作为中信葡萄酒公司经销商,经销中信葡萄酒公司产品,其中包括涉案产品。2018年6月22日汪忠山获得申请号31688914号“大唐西域沙地DATANGWESTERNDESERT2006”商标注册申请受理通知书。2018年8月27日汪忠山注册成立了新疆某葡萄酒公司,类型系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独资),注册法定代表人:汪忠山,该公司执行董事,经营范围:批发兼零售:酒、饮料、食品(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2018年10月8日新疆某葡萄酒公司与昌吉某酒业公司公司签订《葡萄酒委托加工合同》。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委托昌吉某酒业公司公司加工葡萄酒,经双方协商,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达成以下条款:“一、新疆某葡萄酒公司权利义务,负责提供加工产品授权书以及其公司相关合法手续;保证拥有上述委托的产品商标的合法性,不存在侵害第三方的权利,包括不侵犯他人的著作权、商标权;新疆某葡萄酒公司负责产品的所有外包装材料(酒瓶、瓶塞、外箱、内盒、标签);二、昌吉某酒业公司公司权利义务,葡萄原酒由昌吉某酒业公司公司代替新疆某葡萄酒公司采购,双方认可后付款;昌吉某酒业公司公司保证所加工产品质量达到国家产品质量检验标准;该产品销售权归新疆某葡萄酒公司所有,昌吉某酒业公司公司不得将该产品投放市场;货款及支付方式,委托加工的葡萄酒每件加工费为6元(不包含外包装费);加工数量以300箱为准,具体数量以加工实际数量为准,待新疆某葡萄酒公司付清加工费后提货。……”新疆某葡萄酒公司通过昌吉某酒业公司公司在昌吉市印象戈壁葡萄酒庄有限责任公司购买了灌装葡萄原酒,在昌吉州鑫源木艺包装有限责任公司定制了“西域沙地葡萄酒”单只木盒(1997)100件,“西域沙地葡萄酒”单只木盒(2006)200件,共计33,900元。2018年12月22日,中信葡萄酒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证处公证人员的陪同下,来到昌吉市岐峰农产品交易市场内一处标识为“名酒特产汇”的店内。中信葡萄酒公司的委托人张秋生以普通消费者的名义购买了“西域沙地(1997)赤霞珠干红葡萄酒”一瓶,瓶标签上印有“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字样;“西域沙地(2006)赤霞珠干红葡萄酒”一瓶,瓶标签上印有“新疆某葡萄酒公司”。通过银行刷卡支付400元后,对方出具名片、收据、银联凭证各一张。收据名称为昌吉某商贸部,并盖有昌吉某商贸部章子,其中记载商品的品名与实际购买品名一致,但其记载商品单价为100元,与中信葡萄酒公司实际支付价格不符;名片为中山商贸,汪忠山系总经理。2019年1月21日,昌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因新疆某葡萄酒公司涉嫌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对其作出昌市工商检实强[2019]17号行政强制措施决定书,决定对其财物进行查封。当日昌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查封新疆某葡萄酒公司的(1997)西域沙地葡萄酒90瓶(15箱)、(2006)西域沙地葡萄酒469瓶(78箱)。

另查明,经国家商标网查询,2019年3月6日汪忠山作为申请人的31688914号“大唐西域沙地DATANGWESTERNDESERT2006”商标注册申请被驳回。经一审法庭询问汪忠山陈述,新疆某葡萄酒公司没有生产厂房、没有库房,其出售的酒品系从第三人处采购成品葡萄酒,委托昌吉某酒业公司公司进行灌装,一公斤成品葡萄原酒不到20元,木塞一个1-2元,酒瓶一个5元,盒子是20元左右,灌装一个6元。一审法院将中信葡萄酒公司所持有的注册商标及其生产的“西域沙地”赤霞珠干红葡萄酒与新疆某葡萄酒公司、昌吉某商贸部出品、出售的涉案葡萄酒从商品名称及包装、装潢情况进行了对比,并制作了中信葡萄酒公司注册商标、产品与被控侵权产品对比图标(详见附图)。

本案争议焦点:1.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及昌吉某商贸部在本案中是否存在侵犯中信葡萄酒公司商标注册权的行为以及应当承担何种责任;2.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在经营过程中是否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3.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及昌吉某商贸部在本案中应当承担何种民事责任;4.昌吉某酒业公司公司在本案中是否应当承担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关于争议焦点一,中信葡萄酒公司对其注册的第14615163号“”、第14615161A号“”、第4228104号“”、第6134679号“”、第1522790号“”、第3966002号“”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该权利仍处合法有效状态,依法应受到法律保护。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在其生产、销售的红酒酒瓶及外包装上使用“大唐西域沙地”的行为是否属于侵犯中信葡萄酒公司涉案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三)项规定,下列行为属于侵犯商标专用权行为:“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规定,将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者相近似的文字作为企业的字号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突出使用,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的,属于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七)项规定的给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造成其他损害的行为。首先,关于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对“西域沙地”文字的使用状况,其将与中信葡萄酒公司注册商标“西域”文字相同、截取中信葡萄酒公司注册商标“西域沙地限产”中的部分文字“西域沙地”放大作为其红酒商品标志,在与中信葡萄酒公司相同商品上突出使用,该行为已构成商标性使用。其次,关于“西域”、“西域沙地限产”以及“西域沙地”知名度的问题,根据中信葡萄酒公司提供的证据可以证实,截止2018年中信葡萄酒公司生产的“西域”、“西域沙地”系列产品多年来已经在“中国国际葡萄酒及烈酒评酒会”、“法国波尔多国际葡萄酒烈酒评酒会”、“布鲁塞尔国际评酒会”、“亚洲葡萄酒质量大赛”等葡萄酒行业重大赛事等国内及国际举办的葡萄酒及烈酒评酒会中获得多项荣誉。同时通过中信葡萄酒公司多年诚信经营花上亿元多方宣传、推广“西域”、“西域沙地”系列葡萄酒,使“西域”、“西域沙地”品牌知名度得到进一步提高,“西域”、“西域沙地”标识已取得了较高的显著性和知名度。再次,关于新疆某葡萄酒公司使用的“西域沙地”文字与涉案注册商标的近似性判断。中信葡萄酒公司在其红酒上使用“西域”、“西域沙地”、“西域沙地限产”在全国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在其红酒产品上使用的“西域沙地”文字与中信葡萄酒公司注册商标部分文字的读音、结构、布局极其相似,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在红酒上对“西域”、“西域沙地”文字的商标性使用,与中信葡萄酒公司的上述注册商标构成相同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容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或服务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新疆某葡萄酒公司与中信葡萄酒公司之间存在某种特定的联系,可能导致相关公众的混淆和误认。最后,关于新疆某葡萄酒公司使用“西域沙地”文字的合理性判断。新疆某葡萄酒公司主张其对“西域沙地”文字的使用属于使用其正在注册的商标“大唐西域沙地”的合法使用,也是对其企业字号的合理使用。对此一审法院认为,新疆某葡萄酒公司法定代表人在公司成立前拟申请的商标系“大唐西域沙地DATANGWESTERNDESERT2006”,但是其在使用过程中却将“大唐”两字特意缩小数倍,将“西域沙地”四字放大数倍,突出使用“西域沙地”四字,且2019年3月该商标申请已被驳回,故其认为是对申请商标合理使用的抗辩不能成立。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将其企业字号进行商业使用时,不得违反诚实信用原则,不得侵害他人的在先权利。新疆某葡萄酒公司法定代表人汪忠山曾是中信葡萄酒公司商品的经销商,其应当知道中信葡萄酒公司商标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也熟知中信葡萄酒公司产品特性和特有包装,却仍在其产品上突出使用与中信葡萄酒公司注册商标相近似的商标,明显具有攀附中信葡萄酒公司注册商标知名度的恶意,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属于前述司法解释规定的给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造成其他损害的行为,其行为不属于对该公司企业名称的合理使用。因此新疆某葡萄酒公司的被诉侵权行为构成对中信葡萄酒公司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同时昌吉某商贸部作为新疆某葡萄酒公司法定代表人设立的酒类商品的经销商,不仅销售侵犯中信葡萄酒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对于生产行为也是积极参与的,故其应当与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共同承担相应的商标侵权责任。关于争议焦点二,在生产经营活动中,经营者应当通过自身努力,提高自己商品或者服务的质量,增加影响力和美誉度,从而提高市场竞争力。但是在实践中,有的经营者却不愿意通过自身努力提高市场竞争力,而是试图通过“搭便车”“傍名牌”的方式不劳而获,即通过仿冒他人商品标识或者商品装潢等,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以借用他人、他人商品的影响力、美誉度提高自己或自己商品的市场竞争力。上述混淆行为,不但损害了被混淆对象的合法权益,欺骗、误导了消费者,而且扰乱了市场竞争秩序,是一种典型的不正当竞争行为。1.新疆某葡萄酒公司使用商品装饰装潢与中信葡萄酒公司产品装饰装潢相似,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经营者不得实施下列混淆行为,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一)擅自使用与他人有一定影响的商品名称、包装、装潢等相同或者近似的标识;……”中信葡萄酒公司生产的“西域”、“西域沙地”赤霞珠干红葡萄酒,使用的是长条形容器,瓶贴文字、字母、图案、色彩及组合的排版设计具有独创性,瓶贴依法取得外观设计专利(专利号:ZL201530236992.3)。中信葡萄酒公司“西域”、“西域沙地限产”的商标底色为金黄色,标有“赤霞珠干红葡萄酒”字样以及生产年份,设计独特,寓意明确,该装潢底色、图案与“西域沙地”文字融为一体,具有显著的区别性特征,外包装木盒“西域沙地”、“赤霞珠干红葡萄酒”、“产自新疆天池酒园”以及年份等文字、图案、色彩的组合,是具有区别商品来源显著特征的商品特有包装、装潢。中信葡萄酒公司自2004年开始在“西域”葡萄酒产品上使用该包装装潢,并投入了大量的广告进行产品宣传。该包装装潢在文字、色彩、图案及其排列的设计独特,富有美感,具有显著的区别性特征,并非为相关商品所通用,该瓶贴外观设计专利权,受法律保护。经比对,新疆某葡萄酒公司瓶贴上使用的“西域沙地”、“赤霞珠干红葡萄酒”、“产自天山北麓生态小产区”、年份等文字,以及金黄色的字体颜色及图案的组合与中信葡萄酒公司包装装潢极其近似,所谓“大唐”两字与“西域沙地”距离甚远,且字体极小,模糊不清,“西域沙地”字体明显较大,瓶身底部标注“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字样,在显著位置突出使用“西域”、“西域沙地”字样,甚至容器、木盒的颜色都与中信葡萄酒公司产品相似,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在相同商品(即葡萄酒)的酒瓶上使用的瓶贴外观设计、外包装装饰装潢与中信葡萄酒公司瓶贴外观设计专利以及外包装装饰装潢存在诸多相同或相似之处,整体视觉效果极其近似,落入中信葡萄酒公司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侵犯了中信葡萄酒公司外观设计专利权和包装装潢权,同时,构成不正当竞争。2.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将“西域沙地”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使用构成不正当竞争。《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将他人注册商标、未注册的驰名商标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使用,误导公众,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处理。”本案中,新疆某葡萄酒公司明知中信葡萄酒公司“西域”、“西域沙地限产”、“西域沙地”商标及标识已经具有较高知名度和影响力,仍然将中信葡萄酒公司注册商标“西域”、“西域沙地限产”中的部分文字作为企业名称,足以产生市场混淆,容易造成消费者误认为其生产的产品与中信葡萄酒公司存在特定联系。3.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对葡萄酒生产年份和产品来源进行虚假宣传,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8月27日,其陈述灌装红酒系公司成立后从案外人处购买散装所得,但其葡萄酒产品的年份却标注为“1997”、“2006”,明显于实际不符;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其并没有葡萄基地、生产厂房及相应设备、酿酒人员、质量安全检查人员,不具有生产、贮酒、灌装等能力,只是委托其他单位进行简单灌装加工生产,明显属于欺骗、误导消费者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借合法形式故意制造混淆与冲突,损害了中信葡萄酒公司的商业信誉,侵占了中信葡萄酒公司的商业份额,其行为有失诚实信用,构成不正当竞争,依法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并承担中信葡萄酒公司因调查侵害其合法权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关于争议焦点三,民事责任承担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规定,侵权责任承担方式包括停止侵害、排除妨害、消除影响、赔偿损失、赔礼道歉等。由于新疆某葡萄酒公司生产的侵权商品使用了与中信葡萄酒公司依法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商标标识相近似的标识,并使用了中信葡萄酒公司特有的包装设计,侵犯了中信葡萄酒公司的商标专用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和昌吉某商贸部应该共同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法律责任。关于赔偿数额,中信葡萄酒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因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和昌吉某商贸部侵权行为所受到的损失,也未提交证据证明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和昌吉某商贸部因侵权行为所获利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当竞争法》第十七条的规定,鉴于中信葡萄酒公司商标享有的市场声誉、广告投入、商标使用时间较长,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和昌吉某商贸部有搭便车的主观恶意,不仅实施了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同时也实施了不正当竞争行为,涉案产品属性为食品主观恶意明显,一审法院综合考虑上述因素以及侵权时间、侵权范围、涉案产品为食品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数额。关于中信葡萄酒公司为本案维权支出合理费用,2000元的公证费系为本案维权所必要支出,一审法院予以确认;购买侵权产品所发生的费用400元为中信葡萄酒公司已经实际发生的损失,一审法院予以确认;对于律师费,因中信葡萄酒公司提供委托代理合同以及律师费支付发票,故对中信葡萄酒公司支出的律师费100,000元一审法院亦予以确认,中信葡萄酒公司调查侵权行为而支出的合理费用。因中信葡萄酒公司未举证侵权行为对其名誉造成的损害后果,故其赔礼道歉的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关于争议焦点四,首先,昌吉某酒业公司公司仅是为新疆某葡萄酒公司提供灌装服务,而非生产方和出品方;其次,侵权产品的酒瓶、包装、瓶贴、瓶塞等均是由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再次,在提供灌装服务前新疆某葡萄酒公司提供了商标注册受理通知书,故昌吉某酒业公司公司在本案中已尽到了合理审查义务,既不存在生产侵权产品的故意,也不存在为侵权提供帮助的过错,中信葡萄酒公司要求其承担责任的请求不能成立,一审法院不予支持。但鉴于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出品的涉案红酒侵犯了中信葡萄酒公司的商标权,也构成不正当竞争,故昌吉某酒业公司公司不得再为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就涉案红酒提供灌装服务,否则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本案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昌吉某商贸部、新疆某葡萄酒公司提交一份证据。国家知识产权局出具的《商标注册申请受理通知书》。证明: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再次申请“西域沙地”商标已被受理,同时证明新疆某葡萄酒公司一直在使用“西域沙地TM”标识不构成侵权。
经质证,中信葡萄酒公司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对关联性不认可。该商标注册受理申请尚未获得批准,并不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保护,侵害我公司现在权利。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申请受理通知并非是注册批准,对关联性不予确认。
中信葡萄酒公司提交一份证据。2019年5月20日至2019年7月18日中信葡萄酒公司区域销售代理在昌吉市、呼图壁县、五家渠拍摄的酒类经营商户的图片。证明被控侵权产品仍在该3个地方销售,侵权行为仍在持续。
经质证,昌吉某商贸部、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予认可,其拍摄时间、地点无法确定。该证据为打印件,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予确认。
昌吉某酒业公司公司未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新疆某葡萄酒公司使用“西域沙地”是否侵害中信葡萄酒公司的商标专用权;2.新疆某葡萄酒公司使用3个“TM”标识不构成侵权的法律依据;3.新疆某葡萄酒公司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4.一审认定昌吉某商贸部、新疆某葡萄酒公司赔偿中信葡萄酒公司的数额是否适当。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款及第三款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人民法院依据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㈠项的规定,认定商标相同或者近似按照以下原则进行:㈠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㈡既要进行对商标的整体比对,又要进行对商标主要部分的比对,比对应当在比对对象隔离的状态下分别进行;㈢判断商标是否近似,应当考虑请求保护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中信葡萄酒公司所享有的第14615163号“”、第14615161A号“”、第4228104号“”、第6134679号“”、第1522790号“”、第3966002号“”注册商标专用权,其核心元素均为“西域”一词,该词是普通消费者区别“西域”系列产品与其他产品的辨识标识。本案中判断“西域”与“西域沙地”是否构成侵犯商标专用权意义上的近似,不仅要判断商标符号本身的近似性,而且要判断在实际使用时发生混淆误认和侵占商誉的可能性及其程度。中信葡萄酒公司使用的“西域”注册商标在第33类商品上核准注册,“西域”一词本指地理方位,经过中信葡萄酒公司对该商标的长期使用,使“西域”一词与葡萄酒建立了联系。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及昌吉某商贸部使用的“大唐西域沙地”标识,将“大唐”两字缩小,将“西域沙地”四个字放大,突出使用在葡萄酒上,新疆某葡萄酒公司、昌吉某商贸部对该“西域沙地”的解释为代表原材料葡萄酒的生产地域和生产环境,其亦将“西域”与葡萄酒联系在一起。经对比,“西域”与“西域沙地”在文字排列上,均为横向从左向右顺序排列,处于葡萄酒包装的中部显著位置;“西域”与“西域沙地”前两个字“西域”读音、字形、含义均完全相同,且均采用金色字体。“沙地”一词是指一种土壤环境,与葡萄酒联系在一起具有特殊的含义,即该土壤环境有利于葡萄的生长。故“西域”与“西域沙地”构成商标符号上的近似。“西域”注册商标经过中信葡萄酒公司的长期使用和广告宣传,多次荣获国内外奖项和荣誉,已具备极高的知名度,具有较强的显著性。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在被控侵权产品酒瓶及外包装的显著位置以明显大于其他字体突出显示“西域沙地”字样,并且与“西域”文字排列及布局相同,明显存在侵占中信葡萄酒公司商誉的意图。因此,新疆某葡萄酒公司使用“西域沙地”标识,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足以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构成对中信葡萄酒公司“西域”系列商标权的侵害。

关于争议焦点二。新疆某葡萄酒公司主张其就使用的标识已向国家商标局提出申请,国家商标局已经下发了《受理通知书》,进入异议期。在商品标识旁标注“TM”,依照目前我国有关商标法律规定,并不代表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已获得商标注册,使用标注“TM”的商品标识如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仍应承担侵权责任。故对新疆某葡萄酒公司的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争议焦三。本案中“西域”注册商标经过中信葡萄酒公司的长期使用和广告宣传,已经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借助该商标的知名度将“西域”作为其企业名称,足以引起消费者误认为是中信葡萄酒公司的商品或者与中信葡萄酒公司存在特定联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将他人注册商标、未注册的驰名商标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使用,误导公众,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处理。故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应当变更企业名称,变更后的企业名称中不得包含“西域”字样。中信葡萄酒公司主张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在企业字号中亦不得包含“西域沙地”字样,本院认为,中信葡萄酒公司未取得“西域沙地”的商标注册,其在本案中所提交的商品上使用“西域沙地”属于注册商标与“沙地”一词的组合使用,在中信葡萄酒公司提交的证据中,亦有“沙地”与“赤霞珠”、“葡萄酒”等的组合使用,由于中信葡萄酒公司并未取得“西域沙地”商标的注册,其使用“西域沙地”产品标识,应仅为“西域”商标的使用。因此,一审法院关于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变更企业名称中不得包含“西域沙地”字样的认定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关于争议焦点四。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第三款规定,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2017年修订)第十七条第三款及四款规定,因不正当竞争行为受到损害的经营者的赔偿数额,按照其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经营者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经营者违反本法第六条、第九条规定,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权利人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中信葡萄酒公司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因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及昌吉某商贸部侵权所受损失或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及昌吉某商贸部因侵权行为所获得的利益,一审法院综合考虑新疆某葡萄酒公司及昌吉某商贸部的侵权行为的性质、情节、后果以及中信葡萄酒公司注册商标的声誉、公众认知度等因素,确定新疆某葡萄酒公司、昌吉某商贸部的赔偿数额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回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9)新23民初2号民事判决书第一项“新疆西域沙地葡萄酒业有限公司、昌吉市昌吉某商贸部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犯中信国安葡萄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第14615163号‘’、第14615161A号‘’、第4228104号‘’、第6134679号‘’、第1522790号‘’、第3966002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第三项新疆西域沙地葡萄酒业有限公司、昌吉市昌吉某商贸部于本判决生效之日立即停止出品、生产、销售标有‘西域’、‘西域沙地’字样或‘新疆西域沙地葡萄酒业有限公司’字号的葡萄酒产品,回收及销毁标有‘西域’、‘西域沙地’字样或‘新疆西域沙地葡萄酒业有限公司’字号的葡萄酒产品、包装、酒标、产品宣传资料等其他不正当竞争行为;第四项新疆西域沙地葡萄酒业有限公司、昌吉市昌吉某商贸部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共同赔偿中信国安葡萄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经济损失;第五项新疆西域沙地葡萄酒业有限公司、昌吉市昌吉某商贸部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共同赔偿中信国安葡萄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为调查制止侵权行为而发生的合理费用;第六项昌吉市昌吉某酒业公司有限责任公司在本案中不承担民事责任”;

二、撤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回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9)新23民初2号民事判决书第七项“驳回中信国安葡萄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三、变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回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9)新23民初2号民事判决书第二项“新疆西域沙地葡萄酒业有限公司本判决生效之日立即变更企业名称,变更后的企业名称中不得包‘西域’、‘西域沙地’字样,不得在其产品、包装及产品宣传册中使用含有‘西域’、‘西域沙地’字号的企业名称”为“新疆西域沙地葡萄酒业有限公司本判决生效之日立即变更企业名称,变更后的企业名称中不得包含‘西域’字样,不得在其产品、包装及产品宣传册中使用含有‘西域’字号的企业名称”;

法律文书出处:中国裁判文书网
法条出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


≤返回


热销字体

优惠券

--暂无优惠券--
¥ {[(i.discount / 100).toFixed(2)]}
{[(i.discount / 10)]} 折

{[i.coupon_name]}

{[i.coupon_desc]}

有效期至领取{[showExpr(i.expr_dur)]}内

仅"{[i.item_type == 0 ? '字体下载、授权' : '书法素材授权']}"可用



一键领取

我的优惠券 {[userCoupon.length > 0 ? 'x ' + userCoupon.length : '']}
¥ {[(i.Coupon.discount / 100).toFixed(2)]}
{[(i.Coupon.discount / 10)]} 折

{[i.Coupon.coupon_name]}

{[i.Coupon.coupon_desc]}

仅"{[i.Coupon.item_type == 0 ? '字体下载、授权' : '书法素材授权']}"可用

领取时间:{[i.takedate|paserTime]}

过期时间:{[i.expr_time|paserTime]}

--暂无优惠券--
领取新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