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栏文章 版权案例 侵权案例│某纸业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

侵权案例 商标侵权 知识产权

侵权案例│某纸业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

卖炭翁 发布于 版权案例 85 天前发布

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个人或单位主体严禁转载、复制。

著作权侵权案例(十九)

原告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与上饶某纸业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案号:(2020)赣民终81号,于2020年3月6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一、上饶某纸业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害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即停止生产、销售标有文字的纸巾商品并销毁涉案侵权产品的库存及包装印刷模板;二、上饶某纸业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法院查明事实如下:
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成立于2007年9月4日,经营范围为纸巾(纸)生产、销售等。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系第7994341号商标的注册人,该商标注册有效期限自2011年2月28日至2021年2月27日止,核定使用商品为第16类卫生纸、纸餐巾、纸手帕、纸巾等。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的牌抽纸在淘宝网站有多家店铺销售,且在江西省永修县、瑞昌市有委托制造商。
上饶某纸业公司成立于2008年9月25日,经营范围为餐巾纸、卫生纸加工、销售。2015年1月14日,上饶某纸业公司取得第13152658号商标的注册证,有效期至2025年1月13日。2016年12月12日,上饶某纸业公司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现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商标局申请注册商标,但该申请被驳回,商标已无效。
2019年3月20日,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在浙江省丽水市缙云县壶镇镇桂莲副食店内,购买了标注商标的抽纸一提,共花费12元,产品信息如下:“产品名称:日青柔抽取式面巾纸,制造商:江西省上饶市上饶某纸业纸业有限公司,地址:上饶市信州区陵园路19号”。
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主张以其所购买的标注有商标的产品进行比对,经庭审比对,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享有的商标与上饶某纸业公司使用的标识,二者字体颜色相同,“柔”字并无差异,“靖”字除去“立”,“青”与被诉产品的“青”书写样式亦一致,且均有波浪状的下划线;整体看,被诉产品上的日、青两字未明显隔开,不易区分系“晴”字还是“日青”两字。
另查明,2014年2月19日,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取得标有商标抽纸的外观设计专利权。2015年8月22日,因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未缴年费,该专利权终止。2015年12月29日,上饶市知识产权局出具饶知法处字(2015)01号《专利侵权纠纷案件处理决定书》,认定上饶某纸业公司生产的抽纸产品的包装不构成专利侵权。

一审法院认为:关于上饶某纸业公司生产被诉侵权商品的行为是否侵犯了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201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项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鉴于上饶某纸业公司系被诉侵权商品的生产者,而生产被诉侵权商品的行为属于上述规定中所指的使用行为;且被诉侵权商品为纸类商品,其与涉案商标所核定使用的商品为同一种商品,故案件认定的关键在于被诉侵权商品上所使用的标识与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的注册商标是否构成近似商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规定,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项规定的商标近似,是指被诉侵权的商标与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的注册商标相比较,其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从庭审比对情况看,商标与标识,颜色、形状、字体等均构成相似,且上饶某纸业公司使用的产品外包装除公司名称与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产品的外包装不一致外,其余图案、文字均与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产品相同,整体上看,极易造成相关公众产生误认。此外,根据已经查明的事实,上饶某纸业公司申请注册的商标已经无效,上饶某纸业公司仍继续生产、销售带有标识的产品,反映了上饶某纸业公司比较明显的借用他人商标的主观意图。综上,上饶某纸业公司生产、销售被诉侵权商品的行为构成对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依法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关于赔偿经济损失的数额。(201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在被侵权期间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包括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前款所称侵权人因侵权所得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损失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故综合考虑涉案注册商标的市场知名度、上饶某纸业公司的过错程度、经营规模、侵权行为的性质及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等因素予以酌定。
依据(201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五十七条第二项、第三项、第七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二款、第十条、第十六条之规定,判决:一、上饶市上饶某纸业纸业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害浙江浙江某纸业股份纸业有限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即停止生产、销售标有文字的纸巾商品并销毁涉案侵权产品的库存及包装印刷模板;二、上饶市上饶某纸业纸业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浙江浙江某纸业股份纸业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3万元;三、驳回浙江浙江某纸业股份纸业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4300元,由浙江浙江某纸业股份纸业有限公司负担3700元,上饶市上饶某纸业纸业有限公司负担600元。


二审中,上饶某纸业公司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第一组证据:第13152658号商标注册证一份。证明2015年1月14日,上饶某纸业公司依法注册取得该商标,有权在纸巾类商品上使用。
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质证认为:认可该证据的真实性,但该商标与被诉侵权标识存在较大区别,与本案没有关联性。
第二组证据: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现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商标局出具的商标申请号为第38504081号、第22224239号的《商标驳回通知书》各一份,以及国家知识产权局出具的商标申请号为第38504081号、落款时间为2020年1月2日的《商标评审申请受理通知书》一份。证明:1.上饶某纸业公司在取得“日青柔”商标后,在使用该注册商标时改变了字形结构,并先后两次对改变后的字形进行了补充注册;但由于代理机构疏忽未告知商标局上饶某纸业公司取得了“日青柔”商标,导致商标局误将“日青柔”与云南白药公司的“晴柔”混淆而驳回注册申请;2.上饶某纸业公司于2019年11月27日再次申请,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20年1月2日予以受理。
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质证认为:1.认可第38504081号商标受理通知书、驳回通知书的真实性,但该商标已被驳回,该商标与被诉侵权标识有一定差异,不能证明上诉人使用被诉侵权商标具有正当性。2.认可第22224239号商标受理通知书、驳回通知书的真实性,但该商标已被驳回,不能证明上诉人使用被诉侵权商标具有正当性,也不能证明该商标与被上诉人的注册商标不构成近似;况且与该第22224239号商标相比,被诉侵权标识在“日”字与“青”字的距离上更加靠近,更符合“晴”字。
第三组证据:上饶某纸业公司申请日为2016年6月6日、专利号为ZL20163022××××.X,申请日为2017年1月12日、专利号为ZL20173001××××.3外观设计专利证书各一份。证明上饶某纸业公司在2015年1月取得“日青柔”商标后,先后两次申请了相应的外观设计专利,不存在侵犯被上诉人商标专用权的故意。
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质证认为:认可该组证据的真实性,但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商标于2011年2月即经核准注册,远早于上诉人的这两项外观专利申请日,上饶某纸业公司该两项专利不能证明其使用被诉侵权标识的正当性。
本院对上饶某纸业公司提交的证据认证如下:上述证据系国家行政机关颁发的证书及形成的文件,认定其真实性,证明上饶某纸业公司依法注册了第13152658号商标及取得相关外观设计专利权;但上饶某纸业公司在本案使用的标识为,而非其注册商标,其提交的商标注册证对其使用的被诉标识是否合法不具有证明力;其提交的专利证书载明专利申请日晚于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商标的核准日,对其使用专利图片中的文字部分作为被诉标识是否合法亦不具有证明力。第二组证据均非对上饶某纸业公司的授权凭据,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
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二审未提交证据。

本院二审查明:2019年11月25日,浙江浙江某纸业股份纸业有限公司名称变更为浙江浙江某纸业股份纸业股份有限公司。
上饶某纸业公司在被诉侵权产品上使用的标识为。
2016年6月6日,上饶某纸业公司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抽纸的包装袋外观设计专利并被授予专利权,专利号为ZL20163022××××.X;2017年1月12日,上饶某纸业公司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妇婴用纸的包装外观设计专利并被授予专利权,专利号为ZL20173001××××.3。前述两份外观设计专利证书所载图片中的文字部分与本案被诉侵权产品外包装上的文字基本相同。
本院对一审判决认定的其他事实予以确认。
根据诉辩意见,本案争议焦点为:上饶某纸业公司在被诉侵权产品上使用标识的行为是否侵害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商标专用权;如构成侵权,民事责任应如何承担。


本院认为,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第7994341号商标经依法注册并持续使用,该商标仍在注册有效期限内,依法应予保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七条、第五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二款之规定,商标一经注册,申请人即获得商标专用权,有权在核定使用的商品上使用其注册商标;但应在诚实信用原则的约束下,以核准注册的商标和核定使用的商品为限,规范使用注册商标。本案被诉侵权产品为纸巾,与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相同。上饶某纸业公司虽持有注册商标,但其在被诉产品上使用的标识却为,对比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商标,二者文字的排列、大小、间距、颜色均相同;字形亦基本相同,区别仅在于“晴”“靖”偏旁的细节区别;但整体观察,因字形的基本相同,二者非常容易混淆,应认定二者构成近似,上饶某纸业公司在相同商品上使用与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注册商标近似标识构成对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应承担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上饶某纸业公司上诉认为其拥有注册商标,可以合法使用标识,因其使用的被诉标识明显区别于其注册商标,反而与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商标更为近似,其刻意模仿的痕迹及攀附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商标知名度的故意明显,有违上述法律规定,其该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上饶某纸业公司还提出其拥有外观设计专利,可以合法使用外包装(包括其中的文字),因其专利申请日远晚于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商标的核准日,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依法享有在先权,上饶某纸业公司不得使用被认定近似构成商标侵权的文字,上饶某纸业公司认为其使用专利图片中的文字部分不构成对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侵害的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

关于赔偿数额,一审法院综合考虑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注册商标的市场知名度、上饶某纸业公司的过错程度、经营规模、侵权行为的性质及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支出的合理开支等因素,酌定上饶某纸业公司赔偿浙江某纸业股份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30000元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上饶某纸业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法律文书出处:中国裁判文书网
法条出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


≤返回


热销字体

优惠券

--暂无优惠券--
¥ {[(i.discount / 100).toFixed(2)]}
{[(i.discount / 10)]} 折

{[i.coupon_name]}

{[i.coupon_desc]}

有效期至领取{[showExpr(i.expr_dur)]}内

仅"{[i.item_type == 0 ? '字体下载、授权' : '书法素材授权']}"可用



一键领取

我的优惠券 {[userCoupon.length > 0 ? 'x ' + userCoupon.length : '']}
¥ {[(i.Coupon.discount / 100).toFixed(2)]}
{[(i.Coupon.discount / 10)]} 折

{[i.Coupon.coupon_name]}

{[i.Coupon.coupon_desc]}

仅"{[i.Coupon.item_type == 0 ? '字体下载、授权' : '书法素材授权']}"可用

领取时间:{[i.takedate|paserTime]}

过期时间:{[i.expr_time|paserTime]}

--暂无优惠券--
领取新优惠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