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栏文章 行业资讯 马公愚|书、画、篆刻无一不精的他素有“艺苑全才”之誉

马公愚|书、画、篆刻无一不精的他素有“艺苑全才”之誉

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个人或单位主体严禁转载、复制。

  马公愚(1890年—1969年2月21日),本名范,初字公驭,后改公禺、公愚,晚号冷翁,因其斋名“畊石簃”,故又署畊石簃主,永嘉城区(今温州鹿城区)百里坊人。
  永嘉马氏,自清以来,以诗文、金石、书画传家凡二百年。曾祖昱中(解元出身)、祖父兰生(名元熙),均工诗文书画。公愚幼承家学,稍长曾师承瑞安孙诒让、究心周鼎秦权、石刻奇字。后与兄孟容就读温州府中学堂。

  马公愚素有“艺苑全才”之誉。其书法,篆、隶、真、草,无一不精,真草取法钟、王,笔力浑厚,气息醇雅;篆隶更具功力,书名遍播大江南北。绘画擅长山水、花卉、鸟鱼等,篆刻取法秦汉,探本求源,无丝毫近人习气,但均为书名所掩。

  著有《书法史》、《书法讲话》、《耕石簃杂著》。书画、篆刻、诗文,悉承家传,髫龄从父学书,十五六岁便以能书闻,在浙江高等师范就读时,为张宗祥赏识,得其指诲。马世代书家,自乾嘉以还凡二百年,临池课子,力学不辍,人才辈出,蔚成家风。

  篆书宗法《秦诏版》、《石鼓文》,古朴厚重,典丽儒雅。《隶书取经》《石门》、《华山》、《曹全》等汉代诸碑,结字疏朗,波挑舒展,柔中寓刚。真书取法钟太傅,笔力浑厚,结体宽博,行草学王右军,俊逸神超,妍美流便。临池功力之深,几可乱真,世人推为神手。中年居沪遇沦陷之变,辞职蓄须以鬻字为生,晚年书风趋于老辣凝练,严谨之外,洒脱奇肆。一生书碑碣甚多。用笔喜硬毫、马毫,刚柔相济,拙而不滞,最为得心应手,使用最多;亦常用乌龙水笔,写章草得典雅开张之韵致。篆刻取法秦汉,所作小玺汉白饶有古意。亦能花草,清丽一如其书。

 (编辑:帧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