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栏文章 书法艺术 温同春|对书法悟性甚高,诸体皆得心应手

温同春|对书法悟性甚高,诸体皆得心应手

温同春,1922年生于古城辽阳,字六如,一字孝钧。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书协理事兼评审委员,辽阳市书协名誉主席,辽宁省楹联学会理事,辽阳市楹联学会主席,中国书画函授大学教授,政协辽阳市委员会常务委员等。

幼年聪敏,八岁即有神童之誉。父务农,家有小园,种蔬自给,植树栽花,以此怡情,晚年耽佛,并有藏书。先生在二十岁前便栖息于此,因得博览群书,融会贯通;胸襟恬淡,不慕荣利。 先生六岁学书,得白永贞(张学良老师)、张济民(清末举人)两辽海宿儒指导,先学颜楷。师告之曰:“楷书为学字之基础,而形体端方,筋丰力强,具阳刚之美者,以颜书为最。”他先临东方朔画赞,继临勤礼碑、麻姑坛记,以后参阅家庙、元次山、郭家庙、告身诸贴。十三、四岁之后,又曾得近代颜书名家钱沣、何绍基、华世奎、谭延闿、成多禄之影印墨迹,兼临鲁公之争座贴、祭侄稿、古柏行等,因此其楷书、行楷,笔力沉着、结体端严、气势开阔、气韵渊腴,深得颜书之神韵。

先生悟性甚高,由于青少年时期楷书、行楷之基础打得夯实,继而研习行、草、隶、篆亦得心应手。故先生诸体皆擅。
先生学书体会精深,其作学问以“致广大而尽精微”为准则,在数十年坎坷经历之中,能积学日富,实由于此。先生主张“入而后出,醇而后肆”。曾言:“字之审美,须具备力遒、形美、韵胜,达此三者,必须精研笔法,深通理论,否则,必难达高深之境界。”

温老座右常悬一联:“天道健行终至善,人生真谛是长征。”其人生观由此可见也。

(编辑:帧雨)

本站原创文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