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栏文章 侵权案例 侵权案例│礼品公司美术作品侵权纠纷

侵权案例│礼品公司美术作品侵权纠纷

扬州萌萌哒玩具礼品有限公司、浙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浙0110民初11983号
原告:王雨嫣,女,1993年6月4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仪征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罗梦怡,浙江亿维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白岽晓,浙江亿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扬州萌萌哒玩具礼品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扬州市邗江区蜀岗西路。
法定代表人:王欣。
被告:浙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住所。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五常街道文一西路div>
法定代表人:蒋凡,董事长兼总经理。
原告王雨嫣诉被告扬州萌萌哒玩具礼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萌萌哒公司)、浙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猫公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6月2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9年10月1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王雨嫣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罗梦怡到庭参加诉讼。被告萌萌哒公司、天猫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王雨嫣依法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

1.请求判令被告萌萌哒公司停止销售使用“一大袋鸡蛋布丁”和“樱花兔子饼”美术作品形象的侵权产品,判令被告天猫公司立即删除天猫店铺“晓晓玩具旗舰店”内与涉案美术作品形象相关的侵权信息;2.请求判令被告萌萌哒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3万元;3.请求被告萌萌哒公司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庭审中,鉴于涉案链接已经删除,原告王雨嫣表示对诉请1不再坚持。
事实和理由:原告系美术作品“一大袋鸡蛋布丁”(作品登记号:苏作登字-2018-F-00036802)、美术作品“樱花兔子饼”(作品登记号:苏作登字-2018-F-00085299)的原创作者,依法享有上述美术作品的著作权。
原告分别于2018年2月3日和5月2日先后创作完成了美术作品“一大袋鸡蛋布丁”和“樱花兔子饼”,并先后于3月8日和5月30日通过扬州喵咪玩具设计有限公司的新浪微博“NANACO奈奈可”发表了前述美术作品。3月12日以及5月31日,原告先后向江苏省版权局将前述两件作品做了美术作品著作权登记,登记号如前所述。并且,原告委托加工厂分别以前述美术作品为外观特点生产了两款毛绒玩具,并由原告通过经销商对外进行销售。
原告查证发现,被告萌萌哒公司未经原告许可且未支付报酬,通过被告天猫公司所有并经营的电子商务平台“天猫商城”开设名为“晓晓玩具旗舰店”的网店,销售含有“一大袋鸡蛋布丁”和“樱花兔子饼”美术作品形象的侵权产品。
原告认为被告萌萌哒公司以营利为目的,销售含有“一大袋鸡蛋布丁”和“樱花兔子饼”美术作品形象的侵权产品,违反了《著作权法》等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侵犯了原告对“一大袋鸡蛋布丁”和“樱花兔子饼”美术作品依法享有的著作权,并从中获得了较大的非法收益,给原告造成了较大的经济损失。据此,请求上判。

被告萌萌哒公司未作答辩。

被告天猫公司书面答辩称,
一、被告天猫公司为网络交易平台,并非涉诉商品的经营者,因用户发布商品/信息产生的法律后果由用户自行承担。本案中,被告萌萌哒公司是会员名“晓晓玩具旗舰店”店铺的实际经营者,店铺销售和信息发布环节中的所有事宜均由卖家完成。二、天猫公司在原告投诉/起诉前,并不知晓侵权信息的存在,对侵权行为的发生不存在主观过错。三、天猫公司在事前已尽到核验、登记和注意义务,在事后已采取制止侵权的必要措施。1、天猫公司尽到了对信息发布者身份的核验、登记义务。2、天猫公司在其《服务协议》和《淘宝规则》中均明确要求网络卖家不得发布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商品信息,明确要求用户承诺不得发布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信息,天猫公司尽到了事前提醒的注意义务。3、原告投诉/起诉后,天猫公司依法履行了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的义务,对涉嫌侵权的信息予以删除,确认链接已断开,在事后已采取制止侵权的必要措施。
原告王雨嫣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被告萌萌哒公司、天猫公司未到庭,视为放弃举证、质证的诉讼权利。原告王雨嫣提交的证据,本院经审核后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根据上述有效证据及当事人在庭审中的陈述,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江苏省版权局出具的《作品登记证书》载明:登记号:苏作登字-2018-F-00036802,作品名称:一大袋鸡蛋布丁,作品类别:美术,作者:王雨嫣,著作权人:王雨嫣,首次发表时间:2018年2月11日,登记日期:2018年3月8日,上述登记证书附美术作品图。2018年3月8日,原告王雨嫣通过扬州咪喵玩具设计有限公司的微博发布前述作品图片。
江苏省版权局出具的《作品登记证书》载明:“登记号:苏作登字-2018-F-00085299,作品名称:樱花兔子饼,作品类别:美术,作者:王雨嫣,著作权人:王雨嫣,首次发表时间:2018年5月30日,登记日期:2018年5月31日”,上述登记证书附美术作品图。2018年5月30日,王雨嫣通过扬州咪喵玩具设计有限公司的微博发布前述作品图片。
2018年10月16日,浙江亿维律师事务所委托代理人章朱翔在浙江省杭州市钱塘公证处公证员和某人员的监督下,使用公证处电脑在天猫店铺“晓晓玩具旗舰店”内购买商品名称为“ins日本樱花兔子饼小鸡布丁毛绒玩具仿真创意零食抱枕七夕情人节”的毛绒抱枕二个,一个颜色分类为“一大袋小鸡布丁”,一个颜色分类为“一大袋樱花兔子饼”,付款156元。该商品显示售价78元,总销量42笔,月销量5笔,累计评论9条。2018年10月24日,公证员和某人员与章朱翔在公证处办公室,对在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小营街道清泰街348号雪峰大厦接收的运单号为75101633685776的中通快递包裹进行拆包、拍照、封存后,交由章朱翔保管。2018年11月1日,公证处针对上述过程出具(2018)浙杭钱证内字第18283号公证书。本次公证费为1000元。
当庭启封公证实物,内含粘贴有中通快递单的快递袋一个(单号:75101633685776)及粉丝、黄色毛绒抱枕各一个,将抱枕正反面印刷的图案与王雨嫣涉案作品“一大袋鸡蛋布丁”、“樱花兔子饼”进行比对,二者构成元素、图案布局、文字等基本一致,主要区别在于涉案作品小方框内的兔子图案或小鸡布丁图案为平面绘画,抱枕是将小方框做成透明窗、里面填充兔子形状玩偶或小鸡布丁形状玩偶的形式体现,二者构成实质性相似。
王雨嫣代理人当庭使用法庭电脑以淘宝会员名“江湖第一才子”及相应密码登录淘宝网,点击我的淘宝项下已买到的宝贝,查看上述订单物流信息,显示与公证收货实物物流信息一致。

(字体家www.zitijia.com 是一家专业的字体发布下载与正版字体购买授权的网站。)

本院认为:

王雨嫣提供的《作品登记证书》可以证明其系“一大袋鸡蛋布丁”、“樱花兔子饼”美术作品的著作权人,其合法权益受国家法律保护。本案中,萌萌哒公司通过其天猫店铺展示、销售的毛绒抱枕正反面印刷的图案,如前所述,与涉案美术作品构成实质性相似。王雨嫣主张被控侵权产品不含唛标与其正品不一致,确认该产品非其生产或授权生产。因此,萌萌哒公司展示、销售涉案两款抱枕的行为,侵犯了王雨嫣对涉案美术作品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发行权,其未能提供涉案产品的合法来源,应承担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关于赔偿金额,因王雨嫣无证据证明其因侵权所受到的损失或萌萌哒公司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且王雨嫣明确主张法定赔偿,本院根据行为人侵权行为的性质、主观过错程度、涉案产品的价格以及作品的类型、知名度、王雨嫣为制止侵权所产生的合理费用等因素确定。同时,本院注意到以下因素:1、涉案侵权商品售价78元,总销量42笔,月销量5笔,累计评论9条;2、王雨嫣为本案维权支出公证费1000元、购物费156元,并委托律师出庭。综上,本院酌情确定萌萌哒公司赔偿王雨嫣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5300元。
庭审中,鉴于涉案链接已经删除,王雨嫣明确表示对诉请1不再坚持,因其针对天猫公司已无诉请,对天猫公司的责任本院亦不再评判。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九条、第十条、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

判决如下:

一、被告扬州萌萌哒玩具礼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王雨嫣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5300元;
二、驳回原告王雨嫣其他的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275元,由原告王雨嫣负担113元,由被告扬州萌萌哒玩具礼品有限公司负担162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沈宇珍
二〇一九年十月十六日
书记员  洑婵娟

编辑观点

本案系王雨嫣与扬州萌萌哒玩具礼品有限公司、浙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王雨嫣提供的《作品登记证书》可以证明其系“一大袋鸡蛋布丁”、“樱花兔子饼”美术作品的著作权人,其合法权益受国家法律保护。萌萌哒公司展示、销售涉案两款抱枕的行为,侵犯了王雨嫣对涉案美术作品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发行权,其未能提供涉案产品的合法来源,应承担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关于赔偿金额,因王雨嫣无证据证明其因侵权所受到的损失或萌萌哒公司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法院酌情确定萌萌哒公司赔偿王雨嫣经济损失以及合理费用共计5300元。
通过本案可以看出,字体侵权美术作品侵权纠纷日益增多,主要是人们的相关法律素养不够,以及经济原因侵权所付出的经济成本实在太小。往往法院的判决只是够我们支出的最低限额,并不会让我们的合法权益得到更为高效的保护。也就是说并不会保护作为著作权人的盈利部分。所以这个判赔金额是略低于授权金额的,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大多数人的想法肯定是侵权了对吧,所以我国在经济方面应该宏观调控一下相关知识产权产品的价格区间,这样既能保证著作权人的权利不受侵犯,还可以规范知识产权这个市场,也使得权利人在维权的时候对自己判赔金额有个合理的预期,同样会使侵权人对于自己侵权后的损失有个预期,这样一举四得的事情我觉得应该尽快落实下去。虽然市场宏观调控之事牵一发而动全身,但我想只要做好顶层设计,再逐步试点完善,相信这个制度是可以得到推广普及的,而且我国国民也会对于知识产权之事更加重视。这对于我国的可持续发展动力也是有了很大的提升。
(本文编辑:李宁)
本判决选自:中国裁判文书网